科技行者对话谷歌:终有一天,智能助手可以完全读懂你的喜怒哀乐

对话谷歌:终有一天,智能助手可以完全读懂你的喜怒哀乐

对话谷歌:终有一天,智能助手可以完全读懂你的喜怒哀乐

对话谷歌:终有一天,智能助手可以完全读懂你的喜怒哀乐

2019年3月4日 科技行者
  • 分享文章到微信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 关注官方公众号-科技行者

    扫一扫
    关注官方公众号
    科技行者

谈及智能助手,对于谷歌来说似乎是坚定不移的理念。

来源:科技行者 2019年3月4日

关键字:人工智能 谷歌 Google assistant 智能助理 语音助手

身处550英尺的高空中,负责 Google Assistant 工程团队的谷歌副总裁 Scott Huffman 能够一眼望见拉斯维加斯的天际线,视野下方可以看到“Hey Google(嘿,谷歌)”的字样。没错,只要说出这几个神奇的字眼,谷歌智能助手(Google Assistant)就会被唤醒——它能够指挥你家中的智能恒温器,为你读取航班信息,并朗读头条新闻报道......

谈及智能助手,对于谷歌来说似乎是坚定不移的理念。自从三年前谷歌首席执行官 Sundar Pichai 首次公布该软件以来,这家搜索巨头就一直致力于追赶亚马逊的智能助理Alexa。之所以如此耿耿于怀,是因为 Alexa 曾在 2014 年击败谷歌,并成为如今全美最家喻户晓的智能助手名号。而更让人不能忍受的是,很多人认为凭借着先天的业务相似性与优势,谷歌公司就应该打造出最强大的智能助手产品——毕竟决定智能助手命运的,实际是对互联网资源的搜索与使用能力。

关于目前取得的进展,据研究公司 eMarketer 数据显示,亚马逊旗下由 Alexa 支持的 Echo 设备占据智能语音助手市场份额将近70%。而运作谷歌助手的 Google Home Devices 仅有不到四分之一的市场份额。另一家研究公司 Canalys 预测,到 2023 年,谷歌有望从亚马逊手上夺走皇冠。

Huffman告诉笔者,“没人买的助手肯定帮不上什么忙。因此,我们在过去几年中投入了大量精力推动谷歌智能助手的普及。”

对话谷歌:终有一天,智能助手可以完全读懂你的喜怒哀乐 

图:负责 Google Assistant 工程团队的谷歌副总裁 Scott Huffman

进击的谷歌智能助手

在被问及大多数人使用谷歌助手或者 Alexa 的原因时,他们可能会表示语音助手非常适合“解放双手”,比如播放歌曲,设置烹饪计时器,或者在接入智能家居后更轻松地指挥屋里的各种设备。这当然没错,但谷歌公司希望达成更庞大的目标,从而一举击垮亚马逊。过去一年中,谷歌智能助手的发展轨迹一直向着科幻小说中的目标看齐,而以此为起点,其未来愿景无疑将更具远大抱负。

谷歌凭借其核心的机器学习、自然语言处理和人工智能,雄心勃勃地引入了新功能,即 Duplex 项目。谷歌希望做出一个模拟人声的机器人,可以帮人安排约会,同时希望 Assistant 能内置27种语言,实时为用户翻译对话。

“如果,人工智能真的能够成为不同企业之间的差异化因素,那什么样的 AI 功能能够真正改变人们的生活水平甚至是生活方式?”我这样问Huffman。

和一位受过媒体培训的技术主管谈话时,事情从来没有那么戏剧化过,但这并不仅仅是我的一厢情愿。Huffman一位拥有14年在职经历的谷歌老将,目光和善,留着浓密山羊胡子,他认真思考了我对未来数字助理时代提出的隐私问题。他说,首先,这可能需要立法。他也是在讨论谷歌助手的发展方向,这对谷歌思考其最重要产品有启发意义。

另外,他也谈到了谷歌智能助手的发展方向,以及这将如何帮助谷歌获取洞察见解,并最终指导这款也许将在搜索巨头旗下最为重要的一款产品。

Huffman建议,在接下来的五年中,智能助手将能够获得与人类自然对话的基础知识。当然,这从计算机科学的角度来看,绝对不像听上去那么容易。在他看来,“Hey(嘿)”或者“OK(好吧)”这样的唤醒词“真的有点别扭”。他希望助手能够理解用户的情绪与语气,并觉察到用户是否感到沮丧。他希望软件能够记得上一次与用户对话的内容,这样隔一天也可以继续同样的话题。

笔者问他10年后的愿景。他沉思了一会说,也许到那时候,物理机器人将成为常见的家用产品数字助理也可与之整合。这里所说的物理机器人,不仅仅是可以交谈的机器人,还是可移动和做事的机器人。

Duplex项目和背后的故事

2016年5月,Pichai 在 Google 年度 I/O 会议上向 7000 名开发人员介绍Google Assistant的前几天,笔者在他的办公室就这款产品进行了一番交流。当时,这家搜索巨头正在筹备Google Home,一个智能家庭语音助手,将与 Amazon Echo 正面交锋。很明显,谷歌智能助手会和 Alexa 归为一类。

但从立项之初,Pichai就坚持认为事情并不这么简单。Pichai当时强调称,“谷歌希望用户感受到的是,「嗨,我能帮上什么忙吗?」换言之,我们的智能助手相当于为用户提供一套个性化的谷歌服务。”

在受到市场份额打击之后,Pichai不得不将市场领导者的头衔拱手让予亚马逊。他无奈地承认,“有些地方我们会领跑,有些地方会有人指路,然后我们来实现。”

过去一年里,这种压力下的野心愈发明显。去年5月,Pichai正式公布了Duplex项目,这是一款能够以逼真方式模仿人类语言的AI。该软件会使用诸如“呃”和“嗯”这种语气词,说话有时还会停顿,好像在思考接下来该说什么,即使它的反应其实是预先编程好的。目前 Duplex 项目尚处于有限的公开测试阶段。

Duplex旨在帮助智能助手拥有为用户预订餐厅以及预约其它服务的能力。但几乎是同一时刻,行业观察家、AI伦理学家以及消费者们开始担心,如此真实的交谈效果是否会导致该软件被用于实施欺诈活动。谷歌公司后来表示,该项目将纳入披露机制,以确保人们知道自己正在与机器人交谈。

Huffman表示,当时可谓谷歌公司的关键时刻。他回忆道,“强烈的反响出乎我的意料。这让我们清楚地意识到这些社会问题的重要性。”

立法问题——萦绕在背后的阴霾

再来看另一个重要问题:在数字助手(或“智能助理”)越来越智能的时代,隐私如何保护?

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硅谷当下正面临比以往更严格的隐私审查。过去两年,Facebook公司一直面临一轮又一轮的安全隐私危机,从大量虚假宣传广告到大规模数据泄露。另外,谷歌公司在Android手机上进行的位置数据收集以及重返中国市场等隐私立场也让不少人担心不已。去年12月,Pichai被拖到国会面前,负责回答与中国专供版搜索引擎 Dragonfly 项目的相关问题,并回应了谷歌公司对于用户个人信息的总体获取情况。

面对这样的时代背景,把一台设备放在人们的客厅里头,而这台设备上还装有麦克风用于采集唤醒词——也就是“嗨,谷歌”——这又怎么能不让人心生戒备?

对话谷歌:终有一天,智能助手可以完全读懂你的喜怒哀乐

图:谷歌公司CEO Sundar Pichai去年12月在国会听证会上作证

拥有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的 Huffman 表示,“如果大家考虑使用Google Home或者Alexa,那么首先得强调一点——这些是第一款走进用户生活的非个人智能设备。它们实际上属于部署在共享环境中的计算设备……这些产品会与住在同一空间里的所有家庭成员进行交互。面对这么多用户,隐私机制到底该如何起效?”

Huffman指出,谷歌公司一直在围绕人工智能技术制定相关议程。去年6月,Pichai发布了一份AI道德指南,用于指导谷歌员工如何使用此项技术。在该项指导方针发布之前,谷歌员工曾抗议该公司与美国五角大楼签署合约,以协助开发用于分析无人机拍摄画面的 AI 工具。此次公布的指导方针包括宣誓永远不为武器装备开发 AI 方案,以及只创造“能够造福于社会”的技术。

然而,公司的自我监管可能不会是唯一的办法。

Huffman指出,“坦率讲,我认为最终政府可能出台新的立法,毕竟社会需要弄清楚这些东西是如何发挥作用的。大家可以看看自己手中的电话。电话设备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关于我们该如何使用电话以及其能够实现哪些功能,已经出台了大量指导及约束性的法律规定。”

比如,政府不允许任何机构在没有授权的情况下窃听手机。Huffman指出,“因此,一些规则只适用于一些技术,而有了人工智能,我们的社会将思考一些新的法律法规。”

至于最终立法将会呈现怎样的面貌,Huffman并没有详加评论。他表示,“实际上,我并不清楚到底需不需要立法。我不适合讨论这个问题。”他同时指出,这个问题最终需要由整个社会来评判与决定。

Huffman虽然拒绝推测未来的监管方式,但斯坦福大学互联网与社会中心隐私主管 Jen King 对此有一定的认知。她目前正在研究智能扬声器所能收集到的数据类型,这些产品会与住在同一空间里的所有家庭成员进行交互,面对这么多用户,隐私机制到底该如何起效?

King表示,监管机制很可能提出类似于《通用数据保护条例( the 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 简称GDPR)》中所发布的限制要求。GDPR是欧盟于2018年5月全面生效的一项法律,它允许消费者更好地控制科技企业能够从其身上获取的个人信息。关于数字助手,立法可能意味着,如果消费者要求删除相关数据,政府可以强制执行数据删除政策。或者,法律可能需要就如何使用这些数据达成更为具体的协议,并确保科技企业不会在获得许可后“永久性”使用用户信息。

“我们都应该关注谷歌以及其它科技企业未来在设备上的默认设置,以免人们无意中放弃对个人信息的管控权。”King说,“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谷歌公司代表着通往互联网的入口,而智能助手将进一步巩固其市场地位。谷歌公司将塑造用户的使用体验,而塑造过程显然不可能与其利益取向相冲突。”

竞争态势加剧

当然,如果人们认定自己并不需要数字助手,那么以上一切都是空谈。

就在 Huffman 和他的团队在努力为谷歌智能助手开发更多新功能时,Pichai也在做相应的工作。Huffman表示,这位谷歌掌门人经常提醒他们软件中存在的漏洞或糟糕的体验。例如,当他说“Hey Google”时,设备并没有做出正确反应时,他会马上把情况告知Huffman。而当 Pichai 试图设置软件以确保助手能够认出其他家庭成员的声音时,他又向 Huffman 抱怨称,整个设置过程太复杂了。Huffman笑着说,“他有时候甚至会冲我大声嚷嚷,这也很正常,Pichai真的有在推动我们前进。”

为了证明消费者确实在使用他们的智能助手,上个月亚马逊与谷歌都进行了一次机密大公开——披露用户相关数据。

对话谷歌:终有一天,智能助手可以完全读懂你的喜怒哀乐

图:上个月,谷歌公司上线了一项解说员模式,该模式目前正在凯撒酒店的礼宾服务台进行试点

亚马逊公司指出,Alexa设备销量已经超过1亿台。不甘示弱的谷歌几天后公布,Google assistant的覆盖量即将逼近10亿。然而,双方都没有真正开诚布公地阐述整个背景。例如,由于 Google assistant 采取预安装策略,因此所谓十亿台安装量中的大多数(当然,谷歌不会公布具体数字)是自动安装到安卓手机上的。另外,谷歌自然也会在自家 Pixel 手机上默认安装 Google assistant。

笔者问Huffman,以上数据何时才能真正突破手机,在其它智能设备上占据主导份额。他回答说不知道,但谷歌正在探索 Google assistant 的两大用武之地:汽车与家居环境。

谷歌公司长久以来一直针对智能家居进行系统设计与规划,其希望在智能家居助手市场与亚马逊及其Echo一较高下。另外,谷歌还希望 Google assistant 尽量与三星、索尼以及海信等制造商合作,让自己的智能助手入驻智能电视平台。在另一方面,关于谷歌将助手引入汽车领域却曝光度不高。实际上,CES19期间,谷歌公司也公布了一系列汽车辅助设备,包括由Anker Roav制造的汽车-手机适配器,可接入点烟器。 

谷歌背后的思路,无疑是尽可能提高智能助手的普及度。这条道路绝不轻松,Huffman表示加大赌注是必须的。

他说,“无论是来自谷歌还是其他厂商,目前的智能助理对大多数用户而言,还不够完美,至少还远远达不到「没有它我就活不下去」的程度。”因此谷歌公司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毫无疑问,这是一个赌注。”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