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行者分析师:FTC诉高通案一团乱麻,坐在被告席上的到底应该是谁?

分析师:FTC诉高通案一团乱麻,坐在被告席上的到底应该是谁?

分析师:FTC诉高通案一团乱麻,坐在被告席上的到底应该是谁?

分析师:FTC诉高通案一团乱麻,坐在被告席上的到底应该是谁?

2019年2月15日 罗伯·恩德勒(Rob Enderle)
  • 分享文章到微信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 关注官方公众号-科技行者

    扫一扫
    关注官方公众号
    科技行者

我参加了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起诉高通反竞争案的终结辩论,并对自己的所见所闻深感不安(我们许多人都对此案有不同意见)。

来源:罗伯·恩德勒(Rob Enderle) 2019年2月15日

关键字:高通

我参加了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起诉高通反竞争案的终结辩论,并对自己的所见所闻深感不安(我们许多人都对此案有不同意见)。FTC的终结辩论充斥着被不当运用的传闻、令人质疑的作证和被证明严重有误的理论,这些全都以毫无条理、快速突击的方式随口提出,甚至夹杂着谩骂。

似乎FTC已受雇于苹果公司而对高通采取行动,但也对听命于一家自身本应受审的公司的指示表现出反抗。虽然法官尚未裁定,但她喜欢快速裁决并且似乎早就支持FTC。裁决结果目前还不太确定。(联邦审判法官Koh似乎对此案非常投入,并转向了允许高通公司进行更积极的辩护,这比她最初的态度更宽容。)

让我向你逐步解释我的顾虑。

首先,更正一个事实

鉴于我亲身旁听过审理,上周我也写过FTC案的相关内容。文中,我提到了苹果公司希望从高通获得折扣——苹果公司应为每部手机支付约13美元,打折后为7.5美元,但苹果想要6美元。我发现自己犯了个错误,即误认为苹果公司在某种程度上是合理的。但事实上,重读证词后,我发现苹果公司最初希望把这项成本降至1美元,后来修改至1.5美元。因此,这并不是像我最初所理解的那样——苹果想要1.5美元的额外折扣,而实际上是想要以1.5美元的价格获得价值13美元的专利授权。如果这还没有证明苹果公司(而非高通)的潜在的过高市场影响力,那么我不知道它意味着什么。

试想,你以13美元的价格卖东西,因量大你从优提供半价折扣并与买家达成协议。买家在拿到产品后找回来说,我只想支付1.5美元,除非你同意,否则我不会付你一分钱。你可以想象卖家可能给出的许多回应,但绝对不会有一种回应是:“哇,这太好了!”如果卖方被迫同意,那么这就表明另一方拥有了过多的权力。这就是苹果公司的观点——高通必须同意苹果的要求但却没有。那么,站在被告席上的为何是高通,而非苹果呢?

是谁拥有过高的市场影响力?

在结案陈词环节,FTC方面的一项陈述让我几乎想大声抗议。FTC方认为,高通滥用垄断地位的证据之一是,每次苹果公司要求高通让步,高通都想寻求苹果对等的妥协。简而言之,苹果公司要更高的折扣,高通就要求更大的供货量或苹果公司的一些其他让步。FTC方面似乎想表达的是,高通向异常强大的苹果公司还价,这种行为表明高通拥有过高的市场影响力。

但是,仔细思考便会发现,如果一家公司能够单方面决定供应商的价格,就可以被定义为拥有过高的市场影响力,而这家公司应该是苹果公司,而非高通。FTC方的那些精干的律师似乎有意突出了苹果公司的不良行为,但他们却没有关注苹果公司,而是将高通认作是有不良行为的一方。

一团乱麻的FTC案

我要补充一点,FTC案很大程度上依据了一位专家的证词来证明高通有罪。而这一专家的相关理论曾在一年前的美国司法部(DOJ)和AT&T的案子中,被办案法官认为纯粹是胡扯(法官的原话篇幅更长,实际上不仅称其瞎扯,还暗示此人毫无理性)。FTC方面一定知道这些,因为这个曾试图阻止AT&T和时代华纳合并的案子备受关注,且选择这位专家也本应是FTC尽职调查的一部分。

我旁听过这位专家作证,他是那种自诩为传奇人物的人。你一定知道这种人:自称天才,不被他认为是傻瓜的同行以及其他与他意见不合的任何人所理解。与他合作共事一定很快乐,但他显然不是可靠的专家证人,因为他的想法和言语相去甚远。

如果FTC采用该专家的已被证明失败的方法,那么根据前案的情况他肯定要被怀疑,但FTC还是启用了他。另外一个观察是,FTC方面拥有非常强大的诉讼律师团队,但做结案陈词的律师可以说是他们当中最弱的发言人,再次表明他们有意糊弄此案,感觉像是他们正在反抗自己并不认同的方向。这一做法可能会被认为是缺乏经验,但这可是一个拥有经验丰富的诉讼律师的大型团队,最后一天的庭审他们也都远离现场。

总结:一个令人不安的审判

审理中的许多事情都在困扰着我。在我关注过的全部反垄断案件里,拥有支配地位的大公司作为被告,容易让申诉受到损害的小公司相形见绌,也让他们相对容易地提出垄断索赔。在本案中,英特尔公司的体量是高通的三到四倍,而苹果公司在体量上则比高通大10倍以上(并且拥有比高通整个市值都高的现金储备),英特尔和苹果两家公司都有不良竞争行为前科。尤其是,苹果公司以压榨供应商、索取过高利润和锁定(反竞争)行为而广为人知,这也表明,站在被告席上的不应该是高通,而应该是苹果。然而苹果公司总是以楚楚可怜的受害方形象示人。

英特尔一直让AMD觉得芒刺在背,它在反竞争方面做得如此出格,以至于有一本书专门来描述这些行为,但它仍以不具抗衡力的小公司形象示人,甚至在有实质性证词表明该公司自身糟糕的执行力造成了相关问题之后,也仍是如此。

我觉得FTC有严重问题。这对美国的竞争可不是好兆头。

作者介绍:罗伯·恩德勒(Rob Enderle)是新兴技术咨询公司恩德勒集团(Enderle Group)总裁兼首席分析师。他在新兴技术领域拥有超过 30 年经验,广泛关注技术行业。在成立恩德勒集团之前,罗伯曾是Forrester研究和Giga信息集团的高级研究员,也曾在IBM和 ROLM担任高级职务。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