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行者王建宙解析运营商对5G态度之变迁 指点运营商怎样做5G

王建宙解析运营商对5G态度之变迁 指点运营商怎样做5G

  • 分享文章到微信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 关注官方公众号-科技行者

    扫一扫
    关注官方公众号
    科技行者

近日在GSMA举办的2018 GSMA北京创新论坛上,GSMA高级顾问、中国上市公司协会会长王建宙解析了运营商对5G态度变化的原因,同时也为运营商发展5G指点江山。

来源:科技行者 2018年11月28日

关键字:5G 电信运营商

科技行者 11月28日 北京消息(文/于艺婉): 5G的发展真的会有那么快吗?5G上万亿元投资到底从哪里来?5G时代成功的商业模式究竟是怎样的?5G改变社会,它到底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的改变和影响?在5G到来之前,于整个业界甚至是整个社会而言,这些都还是未知数,但不争的事实是,5G一定会来,而且不会很慢。

近日在GSMA举办的2018 GSMA北京创新论坛上,GSMA大中华区总裁斯寒介绍了5G当前的试验情况:66个国家和地区的136个运营商在进行5G测试,其中包括155个外网测试,71个实验室测试和41个现网测试。GSMA智库预测到2025年,全球将有14亿个5G连接(不包括物联网连接),也就是说到了2025年,5G连接将占全球连接的15%,而且,能够覆盖全球50%的国家和地区,中国到2025年将成为全球最大的5G市场,占到全球连接总数的1/3。 

王建宙解析运营商对5G态度之变迁 指点运营商怎样做5G

GSMA大中华区总裁斯寒

通过对参会情况的了解,GSMA明显感觉到有更多行业对于本次会议的热忱。而他们也因此总结出了5G的三个关键字:开放、智能、创新。

斯寒指出,5G的发展始于开放,5G不仅仅局限于移动通信行业,它会成为社会通用的技术,移动通信产业需要更开放的平台和界面,与社会的各行各业强化协作,实现共生。并且以互联互通的生态系统作为5G发展的强有力的基础。

5G的发展重在智能,GSMA提出了智能连接的概念,5G将和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做深度融合,它使社会信息化门槛和成本都进一步降低,从而提升社会生产力水平。

创新,解决的是5G发展怎么赢的问题,即赢在创新。“GSMA认为新的服务、生态和产品将会不断的产生,也将助力于5G实现可持续的发展。构建可持续、有包容性的创新的战略,才能成为5G赢的关键。”

促使运营商对5G态度变化的原因

GSMA高级顾问、中国上市公司协会会长王建宙在会议期间做了题为“智能连接与5G发展的思考和实践”的演讲,他首先提及的就是运营商对5G 的态度变化,而这个变化就在几个月的时间内。

王建宙解析运营商对5G态度之变迁 指点运营商怎样做5G

GSMA高级顾问、中国上市公司协会会长王建宙

“今年2月份的巴塞罗那展会上,欧洲电信运营商参观华为的展台时,还在不断提出质疑,5G到底有什么用?与4G有什么区别?”王建宙说,“今年6月,3GPP正式确定5G独立组网标准,韩国很快就完成了5G牌照的拍卖。就在今年上海GSM大会期间,欧洲运营商也有了不同的反应。瑞典、挪威、丹麦、芬兰和冰岛联合发布5G合作宣言,表示要加强合作,推动北欧成为世界上第一个5G互联的地区,其中,芬兰以及未加入该合作的意大利已经完成5G牌照的拍卖。”

除了3GPP正式发布5G独立组网标准这一因素外,还有什么在背后左右运营商的态度变迁?对此,王建宙表示,首先,大家越来越认识到网络的重要性,一个国家的实力,无论是经济、军事、科技、文化、教育都离不开网络,网络水平堪比国家经济、军事、科技发达的水平, 所以,大家争先恐后要把自己的网络建设成最先进的网络。

其次,大家想通了5G有没有用的问题。5G的第一个需求就是eMBB增强移动宽带,相当于网络扩容。以我国为例,3G之初,用户的月均流量为200-300M,4G刚开通时,用户的月均流量达到了1GB,现在,全国三家运营商单用户平均月流量已经达到5.6GB,很快就会达到10GB。“再往前发展,容量就不够了,虽然也可以用,但速率就下降了,如果要对4G扩容,那就不如用5G。5G的效率高,5G的第一个作用就是通过提高速率来扩容,让大家享受更快的速度,5G不仅是电信业的热点,也是一个新的增长点,带来更多机会。”王建宙说。

运营商该怎样做5G?

虽然已经退休,但王建宙始终心系中国通信业的发展,他认为,建设一张高质量的5G网络,是电信运营商的责任,这是国家实力的表现。在建设网络方面,中国电信运营商有很多优势,世界上最大的4G网络就出自中国,既有广度又有深度还有巨大的市场需求和充足的传输。

“传输值得中国电信运营商骄傲,目前我国光纤到户的比例在国际上非常有竞争力,我个人兴奋的是,我们TDD的经验,5G现在发的牌照全是TDD的,我们中国曾经有大规模的TDD建设,这也给3GPP树立了信心,TDD是完全可以大规模建网的,没有人对5G TDD提出任何异议,这些都是我们的优势。“王建宙说。

但是电信运营商面临的挑战同样不容小觑。王建宙认为最大挑战就是估值太低,电信运营商需要从B2B2C重新回到B2C模式,重新掌握最终用户。为此,他也指出了三种途径,其一就是直接介入内容,诸如AT&T收购时代华纳;其二是进入制造业,就像软银收购ARM;其三是提供云服务,特别是公有云服务,德国电信就开放了其公有云平台。“我本人最看好的是云服务,我觉得我们运营商到目前为止,还有绝对优势,运营商在传输方面、在IDC的基础设施方面,都有绝对优势,云服务市场刚刚处于开端,下面的市场非常之大。”

除此之外,运营商还需要降低成本,5G用软件来定义网络,5G是一个新的起点,硬件与软件解耦,变硬件驱动为软件驱动,应该把这条路走得越来越大,而且要走得快。“还有就网络共享,我们实在没有必要搞那么多重复建设,在我们业内,网络共享问题,大家都同意,没有人不同意,而且技术端也没有问题,每次移动通信大会上都在呼吁网络共享,频率共享,但实际行动很少。5G技术标准高度统一,5G中频段频率资源非常短缺,毫米波资源丰富但需要大量增加基站,而且网络共享在技术上没有任何问题,通过切片来制造差异化。5G网络共享真的很有必要。”王建宙说。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