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行者对话比特币基金会创始主席:穿越市场熊市,区块链在中国前景更广阔

对话比特币基金会创始主席:穿越市场熊市,区块链在中国前景更广阔

  • 分享文章到微信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 关注官方公众号-科技行者

    扫一扫
    关注官方公众号
    科技行者

上周,Peter Vessenes到访中国,接受了科技行者的专访,谈了谈关于区块链、加密货币、STO等领域的各类热点话题。

作者:周雅 来源:科技行者 2018年11月13日

关键字:区块链 比特币 加密货币

科技行者 11月13日 北京消息(文/周雅): 十余年前,比特币作为第一种世界通行的电子加密货币开始发行,区块链科技和证券型代币也随之快速发展,而Peter Vessenes也成为了第一批比特币持有者之一。

当时,在阅读中本聪发表的比特币白皮书之后,Peter 便加入了 BitcoinTalk——一个为“解密高手” 提供发展、交易以及使用比特币的论坛。除了 Peter 之外,论坛用户还包括了 Gavin Andreesen 和 Erik Voorhees 这样的行业先驱者。当计算机可以作为“矿机”挖“矿”时,Peter 成了第一批“矿工”。他一天大约可以挖 150 个比特币,占全球比特币挖掘量的 2%。Peter 说:“我真希望自己可以挖更多!”。 

此后,Peter将包括数学、密码学、IT硬件、商业策略等多个学科的知识相结合,这些既是电子加密货币基础,同时也共同描绘了 Peter 的职业生涯。

在 Peter 漫长的职业生涯里,他对业内做出持续贡献,比如矿池的发明;比如成立第一家开发基于 65 纳米 ASIC 技术、可大规模挖掘比特币的矿机公司;比如将比特币引入到 Perkins Coie 这样的美国主要律所之中,并促进了相关法律实践。他还持有具备美国专利的去匿名化比特币交易技术。

身为密码学专家和比特币基金会(Bitcoin Foundation)的创始主席,Peter 是第一个跟美国财政部探讨比特币的人,也曾作为顾问,接受来自美国财政部、美国国土安全部、德勤,以及多数投资者和律师等提出的咨询。2016 年,Peter 成立了 New Alchemy,一家专注为智能合约安全提供服务的咨询公司,并渐渐发展成全球提供代币化服务和软件的企业。 目前,Peter 将他的个人精力放到了发展新一代电子加密货币和区块链项目上,专注于全球金融开放,代币技术如何与区块链科技结合,从根本上改善全世界人民的生活。 

上周,Peter Vessenes到访中国,接受了科技行者的专访,谈了谈关于区块链、加密货币、STO等领域的各类热点话题。(注:文字上下文由“科技行者”根据访谈编辑整理,为便于理解,对比本人原话有较多顺序、逻辑和文字修改。)

对话比特币基金会创始主席Peter Vessenes:穿越市场熊市,区块链在中国前景更广阔

科技行者对话比特币基金会创始主席Peter Vessenes

科技行者:先从经典话题开始,请谈谈您是如何投身于区块链领域的?

Peter Vessenes:作为区块链领域的先行者,我现在在试图做一些区块链相关的不同事情。包括一些对区块链产业非常有帮助的技术和应用,组建一个资本公司对全球的区块链项目进行投资和孵化,在STO市场也进行了一些布局。

我们创立New Alchemy,为全世界的创新企业及通证化的未来(tokenized future)提供区块链技术、策略、投资方案,协同全世界的创新者、投资者和运营者一起推动区块链领域的创新。

中国有一些全球领先的创新型科技公司,他们发展很快,但在他们达到一定规模后,进入国际市场会面临一些挑战。我们可以通过自己的领先技术及专业能力,帮助这些公司走向世界舞台。同时,我们也会投资并支持一些企业及他们的技术,这也是我们来到中国的原因。

我们已经有一些中国本土的科技公司投资项目,他们将在全球部署他们的技术。这意味着New Alchemy可以直接对接本土团队并参与项目支持,或者投资一些科技创新的企业或为他们提供种子资金。我们在房地产和其他资产类别上看到很多机会,除了金融科技、保险、医疗等,区块链应用的发展空间是无限的。

科技行者:很多人都在投资比特币,我们应该如何定义类似“比特币”的加密货币,它到底是一种新的货币?还是黄金?还是一个新的资产类别?

Peter Vessenes:这是一个被问过很多次的问题,我认为它是一个新的资产类别,不同于以往任何的资产类别。

但是也可以从一些使用场景来理解它,有一些人把它作为货币来使用,这对数字货币来说是一个很正常的使用场景。一些人把它作为类似黄金的储备货币来使用,那也是很合理的使用场景。

但是我认为,未来(区块链)会出现更多应用场景,它既不属于日常的支付货币,也不属于储值货币,而是一个新的类别,有非常广泛的想象空间,也很难定义它到底会怎么样发展下去。就好比一个手机,你说这是一个电话呢,还是一个计算机,还是一个电子影集,还是一个给你父母写信的工具?

科技行者:比特币用计算能力作为一种共识机制,但是有人认为某些矿池会掌握超过 51% 的计算力,这样就对区块链的去中心化构成了挑战,您对此的看法是什么?

Peter Vessenes:在比特币的历史上,大概有4-5次矿池达到了接近 51% 的算力,但是所有的矿工每一次都会很骄傲自发地把矿池分化成更多很小的矿池。从历史上来看,整个比特币的社区认为,过于集中的算力对整个生态是不利的

就算超过51%的算力真正发生,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他们到底可以做什么事情?他们真正能做的可能是去改变之前一到两个交易。总体上来讲,去改变一两个交易是一件成本很高的事情,涉及到很多电脑的硬件。同时超过 51% 算力时,也可以提议改变现有的比特币协议。但是我们知道,在过去几年的发展里,他们也不是唯一想去改变协议的人。包括核心开发团队,包括媒体。同时,针对比特币的协议应该怎么样改变,比特币的社区也有不同的声音。

我认为如果想改变比特币协议或需要超过 66% 的挖矿者,才有足够的资源和力量改变协议,这更像比特币和比特币现金的区别,就像比特币和比特币现金之前的分叉一样,会分裂为两个不同的社区。

科技行者:因为比特币是有去中心化的属性,51% 的攻击可能会对去中心化造成挑战,会不会导致比特币像美元一样,是比较集中的单一货币?

Peter Vessenes: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对比特币会是一种挑战,很多新的公链的设计也在这方面努力进行尝试,让他们的系统变得更去中心化。

但是大家需要记住很重要的一点,就算有人真正拥有了超过 51% 的算力,他们可以对整个公链或整个生态改变的东西也是非常有限的。相比传统的银行来讲,这种现象更去中心化,虽然不是完全中心化,就算超过 51% ,也比传统银行更去中心化。就算有人拥有 51% 算力,他们可能让你的交易速度短暂变得更慢,但是并不能真正改变你所拥有的实际资产。

现在对于区块链的设计,对于每一个节点给予更分散的权利,鼓励更多的节点参与生态系统。所以设计者最初的目的,也许有人可以掌控超过51%的算力,就算掌控超过51%的算力,也要他尽量对整个技术、对整个社区做出更小的影响,他们可以决定的事情并没有那么多。

科技行者:再跳到产业层面,无论是区块链还是其他新技术,它的发展需要数据,然而数据越来越多的掌握在科技巨头手中,类似Facebook、Google,人们担心这会造成赢者通吃的局面,区块链会改变这一现象么?

Peter Vessenes:在这方面,我思考了很多,我们可以讲一讲在云的方面巨头企业的垄断现象。亚马逊、谷歌、微软、脸书,其实所有的大企业都有数据垄断,对整个社会是不利的。这时候,边缘计算是非常重要的。比如移动设备里有更多的储存、更多的数据,天平就会向边缘计算开始转移;再比如自动驾驶,是没有办法通过云计算实现的,它会在汽车里的计算处理器进行自动驾驶;还有,云计算也不可能远程操控医疗上面的手术。所以我们认为越来越多本地的计算能力会在下一个科技或下一个计算机产业里出现。   

但是放大到整个社会来讲,如果我们不谨慎处理这个问题的话,科技巨头或许会持续掌控更多数据和信息,我认为,区块链是解决这些垄断性问题的其中一个解决方案

因为区块链提倡更明确的信息(更安全)和信息所有权,比如我是数据真正的拥有者,而不是科技巨头,每个人可以通过区块链的技术方案真正拥有数据,但是这需要很多后续开发工作来帮助我们到达那样的阶段。

我不确定的是,这些创新者会不会在大公司之前完成这件事情,因为大公司也在做区块链上的应用和尝试。我也不确定对于个人来讲,每个人是不是真的关心数据(垄断)问题,还是仅仅作为普通消费者,只是希望有更便宜的产品,花更少的钱拥有更好的生活质量。当然,这是一个我非常担心的事。

科技行者:无论是区块链,还是AI,都被认为是革命性的技术,区块链和 AI 有什么关联?

Peter Vessenes:我认为,区块链和 AI 是相互连接的,但是也需要有具体的创新者来实现两者的关联。

我自己非常感兴趣的是,能不能让区块链的挖矿技术进一步参与到 AI 的领域,比如为现有的 POW 的机制延伸更多的取代方案,(比如)花很多能源进行挖矿、验证;相反,把挖矿的应用场景放到 AI 上面,会对于AI的计算起到更多的帮助,比如现在挖矿技术是 ASIC 芯片,如果之后我们可以把这种 ASIC 芯片变成更多深度学习的芯片,并应用到AI计算里,同时起到挖矿作用,会是一个非常好的结合;还有,智能合约一直在处理各种各样的数据(但是大部分的程序和软件并不能自主运行,他们需要跟操作人进行非常多的交互,由人发出指令来指挥他们做需要做的事情,而智能合约可以一直自主运行下去),所以我认为,一个有趣的尝试是把智能合约数据的处理和神经网络结合起来,会有很大的想象空间和应用场景

目前看来,神经网络所产生的数据和结果会开启一个更大的、有关安全性的话题讨论。现在学术界也在研究,如何让神经网络在可信的、安全的环境里完成计算

毋庸置疑的是,当技术相对比较完备的时候,把这两者进行相结合,会创造出更大的想象空间和更多的应用场景。

科技行者:似乎现在所有的市场都很冷,包括股市、加密货币,熊市中我们应该如何投资?

Peter Vessenes:我不会给大家建议投资的策略。但是巴菲特有一句名言,“The time to be greedy is when others are afraid, and the time to be afraid is when others are greedy.(当别人都很贪婪的时候,你就要非常小心地谨慎。当恐慌情绪在市场蔓延的时候,你应该变得更激进一点。)” 现在我觉得这个市场正处于非常恐慌的情绪里,下一步会发生什么,我们拭目以待。

科技行者:不同国家对加密货币的监管程度不一,您认为哪种监管方式比较合理?

Peter Vessenes:从全世界各个地区的监管者角度来讲,他们对区块链的态度相对而言比较积极(监管考虑的更多是怎样保护普通的投资者,和怎样更多、更严格地监管洗钱),我觉得也有很多积极的监管方法。比如中国《“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中,区块链技术作为战略性前沿技术被列入其中,很多地方政府也非常支持区块链技术方面的发展和探索;中国也非常支持、非常鼓励无币区块链的探索方向。

New Alchemy公司也希望投资更多中国的区块链技术公司,和他们进行更多的合作与交流。我想对中国的区块链创新者或创新项目方说,这些都是对的方向,但是你们在做创新的时候,需要考虑到如何保护普通投资者,如何去防止洗钱行为,如何在你的项目里或技术开发里考虑更多地与区块链结合。

科技行者:您怎么看待私有链和联盟链,对比公有链,未来前途如何?

Peter Vessenes:我个人非常自由主义,如果人们希望有私有链的话,他们就应该用私有链。

我们经常跟客户或合作伙伴讲,如果你的区块链更加开放,是不是意味着区块链相比于私有链会更有价值?所以对那些采用私有链的公司而言,他们通常担心信息被泄漏,但就像电脑一样,当他们可以通过互联网相互连接时,他们就变得更有价值。

所以我们认为,这些私有链可以跟其他的公有链联盟或私有链进行连接,这会让他们的私有链变得更有价值。但这其实需要更长的对话,所以我认为大型企业可以先从私有链开始,让他们更了解区块链,在这之后,可能会推动他们对区块链下一步的探索。

科技行者:通常我们讲,关于区块链的应用有很多,然而这些应用没有区块链也可以做得到,比如产品溯源,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Peter Vessenes:我同意,其实从某些程度来讲,区块链相当于一个更糟糕的数据库。大部分所谓的企业联盟链都会有这样的情况,比如食品溯源或供应链方面的应用。我更希望讨论的是,在那样的区块链里能不能进行支付的交割。对于食品溯源来说,信息的流通只是一方面,另外很重要的一方面是资产的流通能不能在同一个链上完成,比如供应链涉及到很多支付、交割的问题。溯源只是一方面,如果把交割问题放到同一个链里,会不会使链变得更有价值、更有场景一点?

有时候,区块链对于他们来讲,是一种让更多的伙伴一起合作的东西。供应链里有很多不同的参与方和参与者,如果你对整个上下游的供应链说,“用我的数据库”,他们可能不相信你的数据库,他们还是希望用自己的数据库,因为他们不知道你是否会篡改数据库里的数据。但如果你说,“我们共同来管理这样的数据库”,也就是所谓联盟链,他们会更放心地参与进来。

作为一个投资者,我希望我能保持开放性的态度,因为整个行业处于非常早期、创新非常多的阶段,但我对于像联盟链的应用也持有一定的怀疑态度。我必须要说服我自己,不要对这些项目有太多偏见,要用客观的立场来看待它们。

科技行者:怎么看待中国市场,据您了解,区块链可以在哪方面发挥作用? 或者与美国相比有没有什么差异?

Peter Vessenes:我认为中国有很多非常优秀的人才。其中一个原因是中国在过去二十年高速发展,特别是技术方面。同时,中国新一代的创业者也非常有理想,他们希望改变世界,让整个社会变得更好。通常,美国科技上的创新相对来讲更慢一点,因为有很多监管方面的考虑

同时,我们看到很多有开拓精神、创新精心的创业者以及企业在技术领域进行各种各样的尝试,New Alchemy想在中国市场做两件事情:

第一件,帮助中国的区块链创业者和好的项目推向世界。这是此前很多中国企业面临的问题,比如微信是全世界最好的沟通软件,但是在渗透美国市场方面做的不是很好;第二件,把全球各地一些先进的区块链技术引进中国,和中国的技术人才进行合作、进行开发。

从过去15年到20年的经验来看,多数很好的技术解决方案或商业模式是从欧美市场兴起的,但却在中国市场有更广阔的应用场景、更好的发展前景。我们会帮助引进更多国外区块链方面的经验和人才到中国的孵化器项目里,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

科技行者:还有关于STO的问题,今天早上我看到一个消息,说的是“随着STO的出现,加密货币市场的合法性会比传统经济界市场更高,STO可能会给加密货币的合法性带来良好环境”。请问您如何看待STO,您认为它会对市场和社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Peter Vessenes:我想从两个方面来回答这个问题。

第一是从国际市场角度,接下来这一年,整个STO的发行量会非常巨大,潜力会非常巨大。我们认为区块链方面的创新者和创业者试图跟监管者沟通,在已有的框架下接受更多监管,是非常积极、非常好的(趋势现象)。事实上,New Alchemy也在去年开发了整个STO平台,提供给更多想要STO的企业或项目。对证券的监管者来讲,他们最关心的问题是确保里面没有证券上的欺诈,确保里面数据的安全性,确保里面不存在洗钱或者帮助恐怖组织筹集资金的目的。我认为STO的尝试对整个市场来讲是一件好事。在全球,有一些市场、有一些国家做STO会比做IPO更容易、更快速一点。

第二,对于中国市场来讲,(我个人的理解可能不一定准确),在现有政策和监管下做 STO 会比做 IPO 更困难,所以我们不认为 STO 对中国的区块链企业是一个好的解决方案。尽管 STO 是迈出了正确的一步,但是中国市场的监管更严格,大家都不希望再有不同形式的 ICO 在中国出现。所以,如果中国企业进行 STO ,他们需要走向国际市场,而不是中国市场

科技行者: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您见到2008年的中本聪,您会对他说什么?

Peter Vessenes:Good job.(很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