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行者区块链催生的“链锁反应”

区块链催生的“链锁反应”

  • 分享文章到微信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 关注官方公众号-科技行者

    扫一扫
    关注官方公众号
    科技行者

区块链到底能做什么?

作者:《区块链杂谈》第十二期 来源:科技行者 2018年10月22日

关键字:区块链

张向宁可谓是中国最早一批互联网创业者,1995那一年,他刚刚20岁出头,创立了一家公司叫做“万网”,也因此亲历了中国整个互联网发展史,后来万网被当时香港上市的阿里巴巴集团收购,成为阿里云的前身。此后张向宁进入投资领域,辗转接触到区块链领域,也正值区块链如火如荼,比特币创了新高,以太坊独领风骚,张向宁偶然发现曾经投资的一家公司早早的就涉足区块链技术且小有建树,于是也有了自己的一些洞察,写下“区块链静夜思”系列。

对于区块链,多数人脑中的疑问或许是“区块链到底能做什么?”。本篇,青怡投资创始合伙人、万网创始人张向宁将围绕这一核心话题展开。 

区块链之本质 

区块链是什么?区块链是一个里程碑式的规则工具。 

区块链是干什么的?区块链是做规则的。 

区块链之本质,与人类文明的进步同理。人类文明极具代表性的三大演进事物,比如婚姻、国家、组织制度(及货币制度),都是从没有规则进入到有规则,而区块链本身就是一部规则史。 

以“拜占庭将军”为例,拜占庭将军问题折射的是人类传统体系的不平衡:包括人性的不可靠、人制的国家规则的不可靠、数据本身的不可靠、事实认定的手段不可靠…… 

首当其冲就是人性的不可靠。拜占庭将军们互相之间无法确认到底谁是忠于某一个思想、忠于某一个组织的,到底谁是叛徒,所以人性是不可靠的,人制的国家规则无疑也是不可靠的,比如,一个国家实际掌握在君王、君主的手里,一个君主他想要决定做一件事,他就去做了,而这也同样是人性的不可靠问题。同理,数据本身是不可靠的,我们所获得的数据实际上难以鉴真鉴伪,这样一个体系里,如果数据本身、事实本身难以认定的话,实际上也难以出现一个可靠的规则体系。 

其次,事实认定的问题,效率也是非常低下的。比如,每家公司避免不了记账,即便有软件系统,依然免不了需要大量的手工记账,计算年底计算收入多少、成本多少、利润多少,再统一递交给审计公司,审计公司审计之后提交给股东,再由股东统一决定分红——整个体系的过程冗长又低效。

由此可见,我们需要一个里程碑式的规则工具,而区块链,就是这样一个记账系统,这样一个新规则体系,它是一个互信的体系,是不可凌驾的一个体系,是一个完整的去中心化的体系,它没有权威、无需授权,它不可篡改也不可抵赖,它既安全也高效。 

在区块链的体系当中,每分每秒都在计算你的收入、成本、利润包括分红,所以这样一套体系和以前的企业制度相比是巨大的历史性飞跃,取代的恰恰是过去的组织制度。当然,这也需要一个过程,因为它既然没有权威,就意味着会挑战过去的权威。 

区块链之现象 

区块链的链锁反应有二:其一,影响社会规则;其二,影响组织规则。 

1、链锁反应之于社会规则: 

· 对于国家机器、人类公器(例如核弹)的控制;

· 对于未来超越人类智能的人工智能的控制;

· 对于全球金融协同系统(例如swift)的控制;

· 法定全球化货币出现的可能性;

· 对于全球的资源分配控制。 

以“法定的全球化货币出现”举例,尽管这只是一个假设,假设成立的可能性极小,因为所有人都明白“法”是每个国家自成体系的,中国有中国的法律体系,美国有美国的法律体系,怎么会出现一个法定的全球货币?然而我们不妨顺着比特币的视角试想一下,比特币的出现为货币提供了很多思路和创新,同理,未来定会出现一个全球化的、被各国政府所认证的加密货币。 

2、链锁反应之于组织规则: 

· 线上DAO(去中心化自治经济组织)的出现;

· 社会化自组织碎片经济体的出现(三方+);

· 社会化互为约束经济体的出现;

· 真正的全民所有制经济体的出现。 

“DAO(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去中心化自治经济组织)”的概念由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提出,是一个相当吸引人的思路。DAO体系是一个线上的民主自治的经济体系,是一个自给自足的经济体系,在这个体系当中自然而然会有用户,会有收入的贡献者,会有成本的支付,最后会有利润,然后每时每刻把利润分配给所有的所有者。 

这样一个自动的经济体出现,实际上是整个人类进入在线时代,进入继互联网时代的又一大突破,即互联网变成了经济模型。以前的互联网如果说仅仅是通道的话,那么现在的互联网变成了一个自成生态的一套体系。在此,我希望大家都有机会自己建立新的DAO,实际上DAO是可以随时随地建立,将来的DAO可能遍地都是。

再细化一下上述“社会化自组织碎片经济体的出现(三方+)”。通常一个社会化体系,往往需要整个社会资源的相互匹配和协调,如此多的社会体系要想相互协调在一起,它的复杂度实际上相当高,目前为止,即使在互联网领域,所有成功的共享经济系统,主要对象一般都是「两方」——比如滴滴的共享经济模式覆盖“打车的”和“开车的”这两方;爱彼迎的共享经济模式覆盖“有房子的”、空置房子的”和“租房子的”这两方;淘宝解决的是“买方”和“卖方”之间的问题。滴滴没有一辆出租车,不拥有一辆出租车,却变成全球最大的出租车公司。爱彼迎不拥有一间房屋、一间酒店,却成为了全球最大的酒店/住房服务公司,这就是这个经济体系、组织的力量。 

但是,当我们要解决「三方」或者「三方+」的经济组织问题时相当困难,所谓的三体问题在数学当中是无解(详见科幻小说《三体》),它的协调成本极其高昂,目前为止还没有一家公司有类似的模式。因此,有了区块链以后,我相信能够解决的最痛点问题就是「三方+」系统相互协同的问题,或者说「三方+」经济体当中相互协同的问题,甚至未来将会催生出不亚于滴滴和爱彼迎这种经济体体量大的公司。 

关于上述“社会化互为约束经济体的出现”,指的是大家既相互配合、相互需要,又相互制约。这是两类不同的经济体,但是他们都存在于我们的社会生活当中。互利是一个驱动轴,互相约束是另外一个驱动轴,我相信会诞生另外一些非常有趣的经济模型,比如互联网金融。   

最后,所谓“真正的全民所有制经济体的出现”,意味着区块链的出现给大家提供了一种机会,全民都可以所有一件事情,在这样一个历史环境下,或许会出现一些真正落地的东西或者特别的杀手级应用。 

总结 

区块链的发展与互联网的发展同理。互联网刚出现的时候,当时有多少人在说互联网好,互联网有前途,互联网有空间,但是多年依然停留在E-mall的阶段,再过多年以后,WWW出现了,互联网的商业价值才开始彰显。 

区块链也一样,每一个新事物都需要经历。我们发现,现阶段所有区块链行业的事情,会有一些公司在做着小事,聚沙成塔,当有一天这些公司用区块链解决大事的时候,这是一个利器。  

也就是说,区块链环境下,我们都有机会。

来源:《区块链杂谈》第十二期

编辑整理:周雅

注:关注科技行者微信公号(itechwalker),获取《区块链杂谈》电子杂志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