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行者Google回来不简单

Google回来不简单

  • 分享文章到微信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 关注官方公众号-科技行者

    扫一扫
    关注官方公众号
    科技行者

谷歌首席执行官Sundar Pichai在会上提到许多人关心的问题“谷歌为什么会考虑重新返回中国?”时,明确将该公司在中国市场上采取的活动称为“探索性尝试”。

来源:科技行者 2018年8月20日

关键字:谷歌 Google 战略调整 业务调整 搜索引擎

谷歌公司高管首次承认,他们希望重新让自己的搜索引擎在中国运行。

上周四,谷歌召开每周员工全体会议,提及“重返中国”话题。会后,两位知情人士接受采访时表示,谷歌首席执行官Sundar Pichai在会上提到许多人关心的问题“谷歌为什么会考虑重新返回中国?”时,明确将该公司在中国市场上采取的活动称为“探索性尝试”。

Google回来不简单图片摄于2011年,谷歌I/O大会现场,谷歌CEO Sundar Pichai(图左)与谷歌公司联合创始人Sergey Brin(图右)

重返中国计划由谷歌联合创始人Sergey Brin展开讨论,而Brin本人也曾主持2010年谷歌退出中国决策的具体制定工作当中。当时,Brin退出中国的决定得到了谷歌高管人员的广泛赞扬,他们表示,宁愿离开,也不希望自己的搜索工具被置于中国政府严格的管理规则之下。

然而,如今谷歌自身的观点开始动摇。一部分谷歌员工认为,当时的撤退是一场代价高昂的失误,导致谷歌公司在如今全球规模最大的互联网市场上未能占得一席之地,反而令百度、腾讯控股有限公司、美团以及阿里巴巴控股集团等企业成长为中国的搜索、通信、订餐与购物巨头。

其它一些美国科技企业则一直留在中国,并希望借此从内部影响政府的决定。苹果公司正是少数几家能够在中国发展出蓬勃业务的美国科技巨头之一,其目前市值已经达到1万亿美元;如果能够在中国这一全球人口最多的国家建立起像苹果公司同样的业务规模,那么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本来有望率先突破这一市值大关;此外,Mozilla也是一家不愿受到监查限制的公司,但其同样选择在中国运营专门的火狐浏览器版本,即调整自身作法而非直接选择离开。

在2007年到2012年之间,参与谷歌搜索项目工作的软件工程师Priyendra Deshwal表示,2010年谷歌曾就此事进行过内部辩论。他回忆称,当时联合创始人Larry Page与Brin在会议上回答了员工们提出的与中国相关的问题。不过,会议并没有得出谷歌应当退出中国市场的明确结论。

Deshwal指出,“我们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两面性。这是一场辩论,因为退出意味着谷歌将失去一个重大的商业机会,但这同时也表明谷歌公司在坚持自己的行事原则。”

Deshwal同时补充称,Page与Brin将此举作为谷歌“不作恶”座右铭的直接实例。“当时,谷歌公司根据自身原则做出了决定,即不希望在不符合中国国家运作方式的情况下运营自身业务。”

谷歌公司的另一位前任高管亦表示,虽然审议工作考虑到了可能由此带来的商业影响,但谷歌认为,任何对在线信息流的限制性干预都可能引发负面结果,甚至影响到谷歌在世界其它市场上的品牌形象。

但据这位知情人士透露,如今随着与中国接触的商业案例不断增加,在线审查问题开始变得更为细致具体。德国开始出台严格的反仇恨言论规则,泰国限制了在网上发布王室相关内容的范围,欧洲亦提出相关法律,要求谷歌允许人们从搜索结果中删除与之相关的旧有信息。这位知情人士表示,对于言论自由主义者来说,这些约束同样属于无法接受的在线审查方式。

此外,谷歌公司如今也迎来了另一位掌门人,即首席执行官Sundar Pichai,他个人在这方面的顾虑明显更少。最近的有报道称,谷歌公司正在为中国开发一种符合审查要求的搜索服务,而Pichai则于这次会议上向员工们证实了这一消息。该公司正在考虑推动这一存在争议的项目,并将此项工作定位为“探索性”尝试且尚处于“早期阶段。”

根据《纽约时报》消息,Pichai现场向员工们表示,“如果我们希望承担好自己的使命,就应当认真考虑如何在中国市场上做得更多。换句话说,我们目前距离在中国启动搜索产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谷歌重返中国的计划代号为“Dragonfly”,直到最近被曝光之前,该项目一直对大多数员工保密。这次公布的消息也在谷歌公司内部引起了轩然大波,约有1400名员工签署了抗议此举的信件,称这会损害谷歌公司的价值取向。

在上周四的会议中,Pichai认为,剥夺中国人访问谷歌产品权利的作法无济于事。根据向彭博社提供的会议记录来看,Pichai表示“我真心相信,当我们参与到世界各地的市场时,我们将能够产生的积极的影响。而我认为我们也完全有理由在中国取得同样的积极收效。”

曾主导2010年全面退出中国计划的Brin在上周四的会议上,表现出模棱两可的态度。他在回应员工们的提问时模糊地表示,关于中国项目的问题“每年都会出现,我们也在努力探索应该以怎样的方式解决。”“我们能够向中国传递一些东西,这很棒。你知道,这类工作往往缓慢而复杂。”

2017年,一位中国立法者曾表示,中国希望优先将谷歌学术(一款用于搜索在线学术出版物的工具)引入国内。上周四,Brin也确实将该产品作为谷歌公司努力回归中国(以及做出相关妥协)的急先锋。他指出,在中国发布谷歌学术服务“需要根据政府的要求做出一定程度的取舍,同时也需要向各合作伙伴提供某种形式的引导与警告。”

相较于谷歌的重返中国之旅,其与五角大楼之间的合作项目近来才真正引起了广泛关注。今年早些时候,员工们曾经强烈反对Maven项目——这是一份与美国国防部签订的合约,旨在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对军用无人机的拍摄内容进行分析。事实上,Maven项目激起的反对之声甚至高过了Dragonfly项目。

也有一部分谷歌员工在内部留言板上表示支持Dragonfly项目。其中一位员工在彭博社的新闻报道中写道,谷歌公司拥有着组织全球信息流的使命,因此其绝对没有理由对世界上五分之一的人口说不;另一位则表示,对国家的整体抵制,无法影响中国政府或者“带来任何积极有效的变化。”

谷歌公司离开中国的决定也与其互联网竞争对手Mozilla公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后者已经在中国坚持运营十多年,其火狐浏览器与中国搜索引擎合作以提供政府要求的审查结果。根据Mozilla公司前任高管Andreas Gal所言,Mozilla的中文业务与该公司的其它部门分别运营,且在中国发布的软件工具并非开源——这令一部分工程师感到非常不快。

Gal表示,“我记得我们从来没有讨论过把整体业务撤退中国。为了在中国开展业务,大家必须要在道德方面做出一定程度的妥协。”

即使谷歌公司面临着内部员工的投诉压力拿出了诚意,仍然不能保证中国政府会接受其顺利重新回归这片广阔的市场。

Deshwal表示,他对谷歌公司现在还是否有能力提供一整套受欢迎的中文搜索服务感到怀疑。他指出,“我看不出他们有什么能力重新夺取到这一主要搜索市场上的重要份额。在这方面,我甚至愿意打赌,百度在目前的中国搜索市场上长期占有主导地位。”

于2014年离职的谷歌风险投资公司合伙人兼产品负责人 Wesley Chan 则表示,谷歌这位搜索巨头在2010年做出的实际上是正确的决定。他补充称,“当时离开时,谷歌确实已经面临着很大的压力。”

来源:Bloomberg、Business Insider

编译整理:科技行者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