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ET科技行者全球人工智能国家竞赛:战斗民族也在加快追赶中、美的步伐

全球人工智能国家竞赛:战斗民族也在加快追赶中、美的步伐

  • 分享文章到微信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 关注官方公众号-科技行者

    扫一扫
    关注官方公众号
    科技行者

中国、俄罗斯和美国正在参与一场席卷全球的竞赛,积极地发展人工智能并定义未来。每个竞争对手如何较量,比赛本身如何改变风险?

作者:孙博 来源:CNET科技行者 【编译】 2017年9月15日

关键字:人工智能 趋势

CNET科技行者 9月15日 北京消息:中国、俄罗斯和美国正在参与一场席卷全球的竞赛,积极地发展人工智能并定义未来。三国已经意识到了人工智能在不远的未来对国家安全的巨大重要性,所以他们均在这个最新领域发奋苦干并取得了一些成绩。

正在追赶中、美步伐的战斗民族

对于俄罗斯和普京来说,显然星球统治与人工智能是密不可分的。他本月初通过视频直播就学校开学进行的演说中表示:“人工智能是未来,不仅对俄罗斯是这样,而且对全人类也是如此。”他说,“谁能够成为这个领域的领导者就将成为世界的统治者。”

普京说中国、俄罗斯和美国在这场激烈的竞赛中的目标是获得聪明的军事力量。每个国家都承认智能机器对国家未来安全是至关重要的,所以大家都将自主无人机和情报处理软件等人工智能相关技术看作是增强士兵力量的工具。

在人工智能的领域中,俄罗斯仍然在追逐中国和美国的步伐。俄罗斯军事工业委员会制定了到2025年,将实现30%的军队装备机器人技术的目标。由于技术产业比中国或美国要小,所以俄罗斯需要制定并实现这些雄心勃勃的目标才能保持竞争力。目前,俄罗斯确实受益于技术和科学方面的强大学术传统,以及已经有效部署的现有的技术。

海军分析中心研究分析师Samuel Bendett对WIRED指出,尽管有较短距离的无人机更便宜,俄罗斯还是能够在乌克兰和叙利亚实现有效的部署。Allen补充表示,俄罗斯似乎更愿意将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作为其已经令人印象非常深刻的宣传、情报、社交媒体和黑客行动的一部分。像中国一样,俄罗斯政府的集中程度非常高,对于人工智能在国内的发展方式将会有更大的权力。这表明它可能更多地针对军事和情报应用。

中、美谁能成为竞赛中的领先者

尽管美国至少一直被公认为是全球高级人工智能发展中心,但这一发展几乎完全集中在私营部门,政府的战略和研发远远落在了后面。直到2016年10月,白宫发表了三份报告,得出了特别结论:

1.机器学习的发展将导致人工智能(AI)的一场革命。

2.机器学习指系统在没有明确程序指令的情况下自己进行学习和改进的一种技术。

3.人工智能系统现在不仅能完成驾驶汽车等日常工作,也越来越多地用于完成诸如设计汽车发动机等复杂的任务,人工智能技术必将成为经济安全及国家安全各领域转型的动力。

后来,可以看出奥巴马政府报告的作者得到了中国同行的衷心赞美。中国于2017年7月发布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宣布人工智能被定性为巩固未来经济和军事力量的转型技术。根据《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内容,至2030年,中国的人工智能将超越其他国家的水平。

奥巴马政府曾试图增加对人工智能研发的支持,原因是每年的计算机科学和数学研发联邦拨款尚不及谷歌开销的一半。而特朗普政府的预算却还要削减国家科学基金会人工智能研究的10%,至区区1.75亿美元。而同时,中国表现出愿意在事关国家利益策略的技术上花大钱,总额达到令人吃惊的地步。

例如,中国政府2014年宣布建立1万亿人民币(和1500亿美元)的投资基金,目的是要令中国半导体产业跻身全球强者之列。这些数字不仅仅是炒作。到2017年为止,中国政府已经拿出了这笔款项的三分之一。同样,中国的新规划《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也预示着人工智能研发资金将大幅度增加。

或许有人会认为,只要美国企业能保持领先地位,美国政府对人工智能研发的支持并不是那么重要。但是拥有最佳人工智能技术的美国公司往往不太愿意在国家安全应用方面投资。谷歌在收购全球领先的人工智能研发机构DeepMind时,DeepMind要求谷歌不得将其研究用于军事和政府监控。谷歌曾在收购一家领先的军事机器人开发商时宣布,该公司将不再接受军事合同。而且,与大多数科技公司相比,谷歌在与国家安全机构合作时表现可好得多。

中国在人工智能方面实行的策略是“军民融合”,并且也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机制刺激业间的合作。今年夏天,号称“中国的麻省理工”清华大学宣布了建立军民融合实验室的计划,军民融合实验室的目的为人工智能提供双使用发展平台。中国今年还在百度的带领下与中国科学院、清华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合作成立了第一个国家深度学习实验室。

百度对于人工智能技术的热情是其他中国公司不可比的。尽管百度曾在移动时代落后于中、美两国的竞争对手,但百度围绕人工智能正全力以赴自主创新。在吴恩达(Andrew Ng)的领导下,百度1300人的人工智能团队取得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成果,百度开发出的语音识别软件超过人类,而且时间上比西方各公司早一年,百度还拥有备受好评的百度机器学习云基础架构团队。吴恩达今年3月辞去百度首席科学家和人工智能研发部负责人的职务。对百度来说这是一个重大的挫折,但百度仍保持聚焦人工智能。并且后来前微软人工智能专家陆奇(Qi Lu)加入百度,任首席运营官。

总的来说,中国的科技公司并不像许多人想象的那样远远落在西方国家后面。在今年的ImageNet挑战赛中,几乎所有表现优异的团队都来自中国。ImageNet挑战赛是一个有影响力的人工智能竞赛。中国人工智能创业公司iFLYTEK目前在斯坦福排行榜里的阅读理解任务上名列第二,胜过微软、谷歌及其他团队。尽管中国的研究人员尚未是人工智能技术全面型的领导者,但他们已经证明了自己有能力迅速赶上及进行真正的创新。

随着中国和其他国家在诸如精密制导武器、及隐形飞机等重要军事技术方面越来越接近美国同等水平,美国国防部希望人工智能技术能令美国在军事技术上的优势在21世纪里保持足够一段时间。美国国防部一直在努力加深与硅谷的联系,目的是为五角大楼提供尖端人工智能技术,但即即便是国防部长James Mattis也承认,到目前为止,五角大楼的努力备受挑战。

中国的一些企业觉得,让中国员工轮着去硅谷,他们可以借此加快在人工智能技术和人才深度上追上美国的时间表。然而,中国目前在人工智能方面的人力资源规模和经验与美国相比还是有相当的差距。中国人工智能人才前十大雇主中有一半是美国公司,包括IBM、英特尔和微软,他们因此都可能是中国人工智能人力资本发展的组成部分。

2016年白宫报告正面提出了人工智能人力资源方面的挑战。担任奥巴马国民经济委员会第一任主任的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预测,人工智能在经济中的崛起可能会导致“到2050年时三分之一的25岁到54岁之间的男子失去工作”。这样的失业率甚至比大萧条时期纳粹党上台时德国的失业率还要高。

中国的策略里提出要将新的监管重点放在人工智能道德、安全和治理挑战方面,包括劳动力流动。曾经,中国政府主导了亿万劳动力从农业到制造业的转型,这表明中国政府在这一领域有经验,但目前中国政府与人工智能有关的工作仍处于规划阶段。中国的官方GDP增长率仍然高于6%,中国短期内的问题实际上仍然是劳动力短缺问题。

不幸的是,美国已经不打算再规划这些挑战。现任美国财政部长史蒂夫·莫尼辛(Steve Mnuchin)表示,人工智能人力问题“甚至都没有显示在我们的雷达屏幕上”。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OSTP)曾在奥巴马政府时负责人工智能政策工作。OSTP现在基本上是人去楼空,100个职位中有70个空着。此界政府实质上是自己丢掉了人工智能的关键专长和洞察。

如果美国不能认识到人工智能的历史性挑战,或是说美国在为未来准备工人、士兵和外交官时毫无重点,那么美国能否承受人工智能的颠覆或维持自己的竞争力呢?尽管中国能否在执行雄心勃勃的人工智能策略时取得成功还有待观察,但中国的行动清楚地表明了政府在最高层次的议程上下了决心。而美国在这一时刻却未能实施奥巴马政府留下的明智而雄心勃勃的人工智能策略。同时,中国正在大胆地迈向人工智能革命。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