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et高通在中国的20年,是中国手机产业发展壮大和走向国际的20年

高通在中国的20年,是中国手机产业发展壮大和走向国际的20年

  •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 扫一扫
    关注官方公众号
    至顶头条

“研发不是为了把专利技术束之高阁,也不是在专利墙上挂着好看,是要应用在生活的各种场景里。”

周雅 来源:CNET科技资讯网 【原创】 2017年3月27日

关键字:高通 芯片 知识产权 IP

CNET科技资讯网 3月27日 特别报道(文/周雅):中国企业如果说在前几年还被扣上“copy to China”的大帽子,到现在已经把“创新”奉为生存指南。两会期间,执掌中国最大商品流通平台阿里巴巴的主席马云则大声呼吁“像打酒驾那样打假货”。 

非要选一个行业作为中国创新行业的代表,一定是手机产业。一系列数字和言论可以作为印证:2010年的时候,全球前10大手机厂商中,只有1家是中国企业;而2016的年全球前十大手机厂商中,来自中国的企业占了7家。全国人大代表、小米公司董事长雷军提到“专利,是中国企业参与世界贸易竞争必须遵守的游戏规则”。国家知识产权局1月份公布了2016年中国发明专利申请量的排名,其中名次较高的企业大多来自通信行业,特别是手机行业——“知识产权的表现之所以在通信产业中更显眼,是因为智能手机行业是科技集成度最高、专利最为密集的领域之一。一部现代智能手机,包含了通信技术、显示技术、半导体芯片技术、人机交互技术、应用软件等诸多方面,相关专利技术涉及10万项左右。”这一切,在美国高通公司法律及政府事务全球高级副总裁赵斌的心中,觉得与有荣焉,因为上榜企业无一例外都是高通的合作伙伴。

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如果,创新能力是企业“攻城拔寨”的尖兵,那么,研发投入就是企业维持创新能力的军粮军火。高通,就是一个通过高额研发投入占据行业领先高地的成功案例,它带给120多家中国合作伙伴的,除了移动通信技术和产业链,还有一本创新启示录。

高通在中国的20年,是中国手机产业发展壮大和走向国际的20年

高通法律及政府事务全球高级副总裁 赵斌

高通创新之旅:一次次的“沙里淘金”

一部手机集成了成千上万项专利,其中很多基础专利都是由高通开创的。根据研究机构iSuppli数据,从2007年一季度开始,高通就已经是全球最大无线半导体供应商,直到现在都一直保持这个地位。2014年,市面上搭载高通骁龙处理器的安卓智能手机就已经超过10亿部。

“创新是高通的DNA。高通的创新动力来自于研发投入。”赵斌两句话,道出高通的创新故事。

实际上,高通算是一家挺年轻的公司,成立于1985年,比中国的联想、海尔还要晚一年。不过,高通绝对是一家以技术为本的公司。

高通来自美国一个很小的城市叫做圣迭戈,公司创办之初,7个科学家、大学教授坐在一起,说我们要提供高质量的通信(Qualocmm的名字就来源于Quality Communications,意为高质量的通信),要坚持做研发创新。30多年来,高通成了无线通信领域拥有核心专利技术最多的企业。

今天如果你走进高通总部,迎面就是一面诺大的智慧墙(也称专利墙),墙上展示着一千多个专利,而这仅仅是高通专利数量的不到百分之一。目前,高通在研发上累计投入达440亿美金,且逐年递增,每年的研发投入占营收的20%以上。

对技术的重视,已经渗透进高通每一位员工的血液。高通内部有一个非常有趣的文化,总部员工门禁卡上有一个标识,叫做“发明者徽标(Inventor logo)”,上面标有四个不同层级:

其中,“知识产权贡献者(IP Contributor)”说明员工至少申请了一项专利,但是还没获得批准;“发明者(Inventor)”代表说员工至少已经为公司贡献了一项专利;“知识产权导师(IP Mentor)”表示员工不仅自己有专利,还帮同事取得了专利;而最高级别的“发明大师(Master Inventor)”说明员工在某个细分领域已经成为推动行业进步的贡献者。高通的员工们如果获得了这些认证,往往比职务上的提升更有价值。

有投入往往意味着有风险。在高通初期研发过程中,公司创始人艾文·雅各布博士甚至刷自己的信用卡为工程师支付薪水,公司销售收入一旦进账,便投入到技术的研发中。高通当然也知道奉献的道理,赵斌说,“从创始人开始,公司高层都有一个意识,就是科学和研发是一个不断调整的过程。”硅谷曾经发布过一份专门的商业研究报告,直言75%以上的研发投资都会失败,不能取得商业上的收益。

比如研发一支笔,到最后却生产不出来,之前的研发投入就完全无效;又或者,这个笔能做出来,可不一定能推向市场,因为市场营销是一个再创造的过程,需要用营销策略说服客户接受你的产品;此外还有售后服务等。这些成本加在一起,使得发明者并不确定最后是否能收回成本、产生利润、进行新一轮创新。

不过“专利发明的过程就是一个试错的过程。”赵斌话锋一转,如果第一天,一个工程技术人员拿出一个不太成熟的方案,因为有一两点不足就马上被否定了,那么想法永远不可能变成产品。

这时候,就需要考验公司的体制了。一时宽松的环境没有用,一个公司要长远发展,必须形成这样的氛围,使员工都沉浸其中,并且知道自己的错误会被容忍,给自己时间试错、改错,最后让想法臻于完善。 

时至今日,高通积累了庞大的专利技术,也是经历了一个艰难的沙里淘金的过程。 

研发秘诀,左手“唯快不破”,右手“以人才为本” 

"未来已经来临,只是尚未流行”这句名言放在科技领域再合适不过。赵斌说,“高通会前瞻未来五年或十年产业可能面临的问题以及所需要的技术,并投入大量资源开展早期研发工作。”

正是因为这样的基因,加上对技术的洞察力,让高通从十多年前就开始投入5G研发。 

高通视5G为下一代通信技术的基石:物联网时代,我们所谈到的一切应用技术比如深度学习、智慧城市、智能家居、无人机、机器人、VR、AR等,如果没有5G支持,都很难真正实现其功能。目前业界已经达成共识,到2020年,5G技术将商用化。据高通统计,到2035年,5G价值链本身所创造的价值约为3.5万亿美元,还可以创造2200万个新的工作岗位,这对全球来讲是一个极大的影响。

5G的重要特点之一是带宽,需要利用有限的频谱资源传输最大量的数据,第二个特点是更短的延时,第三就是海量的万物互联。高通基于3GPP的5G新空口连接技术已取得了突破性成功,高通X50的5G调制解调器上也取得了突破,它最大的特点就是同时应用了毫米波和千兆级技术,可以在毫米波的条件下支持3GPP 5G新空口的LTE通信,将延时缩短到毫秒级。 

“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进展,毫米波和千兆级都是目前最新技术,能实现这两项技术的应用,离5G技术的真正完善和成熟也就为时不远。”

前有像高通这样与生俱来的创新企业,现阶段也有很多创新创业企业。对于双创公司,赵斌拿出高通的秘诀: 

首先,要有一个大局观。创新一定不是通过谨小慎微的行为、做一个雕虫小技的产品,一定要有一个长远的设想,所以它不应该仅仅停留在小的技术和产品上。 

其次,人才对于初创企业非常重要,这是高通可以分享的重要战略。高通从最开始,就召集了最优秀、拥有尖端技术的工程技术人员来参与,占领技术的制高点,并且保持下去。

再次,一个卓越的人才战略不只是要找到这些人才,还必须要重视这些人才、留住和发展这些人才。也就是说,公司需要为此创造一种非常活跃和开放的氛围,去除等级观念以及各种不必要的规定和要求,赋予员工更多的自由,尤其是为技术人员提供最宽松的空间,让他们能最大限度地发挥才能。同时,要尊重他们的智慧产品和劳动成果,就好比高通的智慧墙,实际上是为了激励员工,而非炫耀。

高通在中国的20年,是中国手机产业发展壮大和走向国际的20年  

图说:在赵斌看来,公司需要为留住创新人才创造出活跃开放的氛围,好比高通的智慧墙,实际上是为了激励员工,而非炫耀。

高通在中国:“研发不是为了束之高阁” 

“过去几年中,外界对高通存在一定程度的误解,甚至有人认为高通的商业模式妨碍了市场竞争,阻碍了中国企业的发展。”赵斌说出顾虑。

然而事实不然。

20多年前,高通刚进入中国,就视这里为一个有巨大潜力的市场,高通愿意在这里进行投资和布局,愿意与越来越多的中国厂商合作。时至今日,高通与中国120家企业达成了专利授权协议,业务从3G到4G,从手机、平板电脑到模块。 

在中国,高通的商业模式是开放的。“研发不是为了把专利技术束之高阁,也不是在专利墙上挂着好看,是要应用在生活的各种场景里。”赵斌强调:“我们不和中国手机厂商竞争,相反,我们把最好的技术分享给这些合作伙伴使用,丰富合作伙伴的产品线。”比如,高通当年也曾是手机厂商,后因此举会与其他手机厂商形成竞争关系,终选择放弃手机业务,将专利分享出去。 

高通在中国的商业模式可以归纳为,协助中国上下游企业发展,借助专利授权许可模式,为合伙人提供技术支持和服务,让它们的产品具有差异化和竞争力,同时与这些企业共同培育了产业链。 

“对比多年前,强大的国际品牌独占中国市场;再到现在,中国企业在国内外市场高歌猛进,这一逆转与高通的协助支持密不可分。”赵斌说,美国知名半导体市场调研机构IC Insights统计了2016年手机厂商出货量全球前12强,其中有8家是中国企业;而在2016年七月份公布的发明专利申请数量榜单上,前10名中也大多是手机企业。中兴、华为等公司不仅在亚太、拉美等发展中国家取得主导份额,更与多家全球领先运营商签订合作协议,使中国厂商制造、使用高通技术的手机和系统设备扬帆驶进发达国家市场。 

除了上面无形的知识产权,高通还能撑起有形的平台来支持中国企业。 

高通前后在中国做了很多投资,包括上海测试中心,深圳创新中心,在贵州的高通(中国)控股有限公司和合资企业贵州华芯通半导体技术有限公司。2014年7月,中芯国际与高通在28纳米工艺制程和晶圆制造服务方面紧密合作;同年12月,中芯国际成功制造28纳米高通骁龙410处理器。这些都是高通和中国企业的紧密合作。 

譬如深圳创新中心,它建有世界顶级的实验室,配备了最先进的测试设备,可以针对移动终端的电磁干扰提供精确测试和快速诊断。目前这一尖端设备全球只有两台,一台在圣迭亚哥总部,一台就在深圳。 

说到这里,我们不妨先来看下中国企业的发展路径,可以发现一个规律:中国联想的路径叫做“贸工技”,早期做贸易,贸易做到一定规模以后开始做制造,然后是技术研发;中国海尔的路径叫做“工贸技”。这两种路径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技术被放在了最后,中国有大量的企业都是联想、海尔风格,尽管贸易和制造做得很大,核心技术却晚成。而高通叫做“技贸工”,它可以找代工厂来做制造,但是为了适应中国合作伙伴的要求,高通开始投入生产测试领域,就是为了更好更快地服务中国客户。

上海的测试中心就是实例,是高通加快在半导体芯片测试方面的尝试。“我们对此进行了大量的投入,也得到上海市政府的大力支持,未来它将对整个中国市场起到非常大的作用。”赵斌举例说,前些年,高通将一些主要技术提供给中芯国际,助力其加快具备生产高端28纳米制程芯片的能力。近年,中芯国际的产量越来越大,上海的测试中心可以在本地对骁龙产品进行测试方面的支持,节省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运输成本,同时也提高了本地化和产品生产方面的效率。

“这并不是简单地投钱成立一家测试中心,建立这样的测试实体非常有意义。”高通拥有的专利,相当大一部分都是基础的专利,是涉及无线通信技术底层的专利,像上海测试中心这样测试的工厂,会有很多工艺技术,都是非常重要的工艺技能和数十年经验的积累与体现。 

久而久之,高通对中国厂商的帮助反过来也得到高度认可。位于贵州的高通(中国)控股有限公司对中国和高通来说都具有历史意义,这与国家的战略布局相符合。“因为国家要在贵州发展大数据云计算,发展云计算产业和新兴产业需要大量的服务器,而中国甚至全世界的服务器芯片市场现在都被个别企业所垄断,中国希望跟高通这样的高科技企业合作,是对高通技术能力的认可。高通也可以把先进的技术与中国分享,让中国尽可能在较短时间内形成自己设计、生产和销售适应中国市场需求的服务器芯片的能力。”

中国创新在路上 

中国,正在营造一个以保护知识产权为依托的商业环境。两会期间,继政府工作报告作出“开展知识产权综合管理改革试点、完善知识产权创造、保护和运用体系”的部署后,李克强总理再次用“刀刃向内”强调知识产权“必须自我革命”。在国家《创新驱动战略发展纲要》以及国务院《十三五知识产权保护运用规则》中,把知识产权保护纳入了顶层设计。 

可以预见,把知识产权保护当成一种强国战略来贯彻,很多中国企业都会因此受益,在未来取得的效果指日可待。“创新,尤其是国家战略层面的创新,不仅源于个体的奇思妙想,它要对某一个行业、某一个产业,甚至人类的生活方式都产生影响。保证这种创新需要建立一种体制,这也是中国政府把创新战略作为顶层设计提出的原因。”赵斌说,政府给创新者吃下“定心丸”的效用很明显: 

第一,能保证创新不被侵犯;第二,保证创新者能按预期收到合理的报酬;第三,鼓励创新主体进一步创新。

高通在中国的20年,是中国手机产业发展壮大和走向国际的20年

图说:赵斌表示,高通将专利授权的报酬投入到新一轮创新中,由此形成了正循环,无论是国家、经济或是企业自身,都能得到正向发展。 

此前,很多中国企业“眼睛望着硅谷”,对“创新”这个竞争要素的重视度不够,疏于知识产权意识和管理,在发展中受限。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从知识产权保护的体制中受益,尝到甜头之后不断加大创新力度。 

赵斌评价,比如像中兴、华为等公司,能在手机领域持续地向前发展,都是得益于知识产权的保护,他们从不惧怕利用司法体系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这个转变体现了中国企业成长的过程,以及政府和司法系统知识产权保护水平的提高。 

高通是知识产权保护机制的受益者。因为专利不像商业秘密可以被锁在保险柜里,它从获得批准的第一分钟起,就已经面向世界对所有人公开,可以被复制被模仿,因此,必须有一个国家层面的知识产权保护机制作为保障,才能使知识产权受益人支付相应的报酬,而这种报酬,将使高通这样的授权人投入到新一轮的创新之中,形成一个正循环,这样无论是国家还是经济或者是企业自身,都能得到正向发展。 

高通同时也是知识产权保护机制的积极拥护者,在中国的布局也逐渐扩大。之前的高通传统业务只存在于手机或者无线通信领域,现在已被扩展到很多新兴领域里,尤其是下一步的智能汽车、海量物联网、VR/AR等。 

反观国内企业,在中国“一带一路”建设下,并不满足于仅在国内市场占据主导地位的现状,累积了高实力后,开始大规模地扬帆出海。而知识产权,是出海的通行证。知识产权既是中国企业自身创新发展的“刚需”,又是企业走向海外、开疆拓土过程中的必不可少的“标配” 

“这不是一时一地的战术”,赵斌坦言,从起点来说,没有专利的公司,一出海就会陷入窘境——因为随时可能侵犯到别人家的知识产权而不自知。所以必须有自己的专利布局。 

赵斌拿出高通当年的出海经历给这些企业提出三个建议: 

一是要有专利布局,要通过设定专注领域,来明确自己主要的业务目标,而不是所有的工作都要做,不现实。快速见效的方式也有,企业也可以通过与别人合作取得专利授权,甚至是通过交叉许可的方式,这样可以冲抵掉一部分成本。然而技多不压身,自己掌握住核心技术和专利,是非常重要的; 

另外,除了研发自己的专利、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也一定要学会尊重别人的知识产权。这是不少中国企业出海的短板。“一定要对你的产品所涉及的市场有一个清醒的了解,比如它涉及到哪些别人的专利,交纳必要的许可费,取得许可,而不是说任性而为,那不是现代企业经营的理念,这种观念对出海经营来说也是行不通的。这方面也必须要从早期开始布局”;

第三,就是和高通这样的国际企业合作,大家携手共同开拓国际市场。高通公司有一个部门,叫Qualcomm全球计划。部门里有一队专家,包括专门的工程师、法律、市场等人才,他们的任务就是帮助合作伙伴出海,这实际上就是一种有针对性的定制服务。可以说,高通的创新服务模式是支持中国科技企业进一步发展的重要支撑力量。

今年世界知识产权日的主题“创新改变生活”,赵斌说自己很赞成这个口号:“知识产权或者专利最终的目标是要实现广泛应用,为企业带来福利,为社会带来福祉,为人民生活带来改善,更广义地来说是要为人类带来新的体验,所以它跟生活是密切相关的。”而这或许就是高通和众多中国企业的创新意义之所在---技术最终要服务于人。 

中国到今天,已经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或许未来有一天,中国成为第一大经济体之时,经济学家在研究其中种种成功因素时,一定会有这样的提问:“其中多少是来自于企业的创新,这些技术对社会和文化的进步,以及消费者的生活带来多大的帮助?”高通和他的中国合作伙伴,应该会喜欢这个提问。


HOT NEWS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