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ET科技行者智能社会“转型”战鼓起,“边缘计算”正当时

智能社会“转型”战鼓起,“边缘计算”正当时

  •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 扫一扫
    关注官方公众号
    至顶头条

五年之后的无人驾驶汽车,你不会希望云端的数据来踩刹车,最好是汽车的每个零件都具备计算能力,背后还得有架构支撑。

周雅 来源:CNET科技资讯网 【原创】 2017年1月13日

关键字:华为 边缘计算 边缘计算产业联盟 数字化转型 云计算

CNET科技资讯网 1月13日 特别报道(文/周雅):五年之后的无人驾驶汽车,你不会希望云端的数据来踩刹车,最好是汽车的每个零件都具备计算能力,背后还得有架构支撑。

未来的智能社会,建立在越来越智能的“物”之上,这对于有“数字化转型”意识的制造企业来说,摆在面前的难题,是产品生命周期越来越短、个性化需求越来越高、全生命周期管理和服务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这些新趋势都需要新技术支撑——一股来自产业界和学术界的合力,提出了“边缘计算”。

边缘计算是在靠近物或数据源头的网络边缘侧,融合网络、计算、存储、应用核心能力的开放平台,就近提供边缘智能服务,专门针对行业数字化在敏捷联接、实时业务、数据优化、应用智能、安全与隐私保护等方面的关键需求。简单说,边缘计算就是在网络边缘侧实现智能互联。

理论上,对于现在趋于融合的OT(Operation Technology运营技术)和ICT(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信息技术),边缘计算恰逢其时。实际上,涉及网络联接、数据聚合、芯片、传感、行业应用多个环节的边缘计算产业,绝不是一两家公司就能把所有事情都做了的。

边缘计算产业联盟(Edge Computing Consortium,简称ECC)由此成立。该联盟由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中国科学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英特尔公司、ARM和软通动力信息技术(集团)有限公司近期联合发起,首批成员单位共62家,专家委员会47位,涵盖科研院校、工业制造、能源电力等12个领域。

智能社会“转型”战鼓起,“边缘计算”正当时

从左至右:软通动力信息技术(集团)有限公司集团执行副总裁方发和、英特尔公司物联网事业部中国区总经理陈伟、华为网络研发部总裁刘少伟、中国科学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所长于海斌、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技术标准研究所总工程师续合元、ARM物联网业务市场经理耿立锋

边缘计算:对症下药

“工业4.0”被被奉为以智能制造为主导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它的理念源自信息技术与工业技术的融合,数字化转型几乎是所有传统企业正在面对和即将进行的头等大事。

压在国内很多制造企业心中的石头,是他们大都仅达到工业2.0的标准,也就是刚刚完成自动化,从工业2.0的自动化到工业4.0的智能化,中间还隔着工业3.0的信息化。而从工业2.0直接跨越到工业4.0的过程,就是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过程。

这个过程中,智能制造的设备要联网,企业需要考虑的第一件事就是数据。ITU最新报告显示,到2020年每个人每秒钟创建的数据量是1.7兆;IDC数据统计,到2020年将有超过500亿的终端与设备联网,超过50%的数据需要在网络边缘侧分析、处理与储存。

“面对这么超量的数据,我们需要考虑究竟采用传统的云计算方式还是另外的方式?”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技术标准研究所总工程师续合元提出疑问。“我们原来的想法,是把物联网送到云端,但是相对于现在互联网连接人的数据节点,物联网是它的三个数量级以上的增长。所以完全依靠送到云端垂直连接实际上很难实现,所以我们需要考虑在边缘级做处理。”中国科学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所长于海斌说。

如果说云计算服务的ICT领域跑的是机动车道,那么工业、OT领域跑的就是人行道,迫切需要一种计算来主导的体系。“OT人经常讲互联互通互操作,都是碎片化问题、异构问题,而边缘计算跑的就是这种百毫秒的实时业务,同时数据交互频率远远高于云端。”于海斌说。

华为网络研发部总裁刘少伟分析,边缘计算存在的必要性,主要体现在实时、优化数据和安全上。“传统的云端计算可以点一个按纽,后面运算完响应给你。在边缘计算很多需要在毫秒之间的实时响应,如果不响应就有问题,这时,实时是非常重要的。如果要实现实时,我们就不能把所有的东西都送到云端去,因为云可能在几千公里之外,这样的运算时间如果用光速算出来是多少,中间如果还有延时抖动更不可控。如果工业园边缘运算停下来了、工业停下来、炼钢炉停下来是无法想象。所以我们是在边缘快速处理而不是云端处理。”

最近因为INTERNET的根节点受攻击,导致美国互联网大面积瘫痪,最后发现原因是黑客掌握了物联网的设备,因为物联网设备一般用的是相对低端的处理器或者是智能部件,在硬件上达不到高安全保障,这种情况下黑客很容易掌握大量的边缘节点进行攻击,甚至是以边缘节点为跳板来介入到云端,后果不堪设想。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乌克兰电网被黑客攻击造成国家大面积停电。

“所以在边缘就要有一层屏障,对简单的节点也好、对传感器也好,对摄像机、电表、智能部件进行防护,在边缘构筑。”刘少伟说。

然而云计算和边缘计算事实上是协同配合的,在一些应用场景中,通过云端做深入分析,在边缘端我们做场景丰富的分析处理,使两者各展所长。

“我最近到波士顿去,我跟朋友到曾经发生爆炸的现场,看到在那里,他们通过前端的智能分析,把对犯罪嫌疑人做了简单分析后的有效数据传送到后端,这是很好的例子用云和端怎么样来合作互补做一件事。”软通动力信息技术(集团)有限公司集团执行副总裁方发和用实例佐证上面的说法。

联盟朝一个方向拧绳

边缘计算产业联盟于2016年4月1日启动,7月19日首次召开筹备会,初步确定联盟定位、愿景、宗旨、章程与组织架构;9月8日,第二次联盟筹备会确定了联盟治理流程和白皮书讨论;11月29日,联盟召开首届理事会议;30日,联盟宣布成立。

联盟设理事会、专家委员会、秘书处,包含四个组:需求与总体组、技术标准组、实验平台组和市场推广与合作组。联盟理事长是:中国科学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所长于海滨,联盟副理事长是:华为网络研发部总裁刘少伟、英特尔公司物联网事业部中国区总经理陈伟、软通动力集团执行副总裁方发和,专委会主任是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专委会副主任是: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天然、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院长刘多,专家委员会还包括多位科研院所专家、企业高管等,会员单位包括霍尼韦尔自动化控制(中国)有限公司、沈阳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等企业。

“未来的边缘侧会是什么样?有的时候也挺难想象的,但是至少,我们本着构建开放的由感知到智能、到边缘计算生态系统这样的目标,以期促进我们国家在物联网、机器、人、人工智能等领域的创新。”于海斌说。

部分巨头公司已经各自开展边缘计算的尝试。比如华为切入了电力、电梯、照明物联网,英特尔早前也通过嵌入式计算进入到工业和物联网领域,ARM也会在云端Mbed Cloud上支持边缘计算。

“全球有1500多万部电梯,但是每天有一部分不能正常工作,利用物联网,它们的效率能够提升50%以上,同时大大降低故障率,带来实际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刘少伟还说,尼日利亚电力非常缺,很多地方还在于用油机发电,华为通过电力物联网调度用电,提升了31%的电力生产效率。

“下一步是不是IT和OT的整合,边缘计算是很激动人心的机会。”英特尔公司物联网事业部中国区总经理陈伟认为,垂直第一,平台化操作第二,标准化第三,第四生态链,在这样一个生态系统里面,大家可以利用这些基础技术,保持对整个产业技术的互通性,但是又能控制自己的框架和增加自己的价值最大化。

现在边缘计算涉及到OT,因为OT涉及到各个领域,比如化工、制造、照明、电梯、交通、金融等领域,不同的领域诉求不同,所以联盟首先是聚焦在一些通用的技术研究和突破上。至于未来,刘少伟说:“欢迎不同领域的合作伙伴和成员,把他领域一些专用的东西带进来,一起来做出面向这个专业领域的合适方案。”

综合评分:8.3475 分
云能力:8.1 分
营业额:2202亿人民币[2012]
云服务:华为云计算网络

查看更多 >>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