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et互联网+频道纷享逍客CEO罗旭:企业市场任重道远

纷享逍客CEO罗旭:企业市场任重道远

  •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 扫一扫
    关注官方公众号
    至顶头条

在今天的GMIC互联网大会上,罗旭代表SaaS企业服务做主题发言《移动的企业,未来的企业》,其中谈到,移动互联网时代,企业到了必须要变革的时候。

来源:CNET科技资讯网 2016年04月29日

关键字:纷享销客

纷享逍客CEO,70后创业者罗旭,无论在客户、同事还是家人的眼里,都是“超人”一般的存在,每天保持12-16小时长时间工作,昨天3点多休息,今天一早就精神抖擞地站在GMIC演讲台上。罗旭说,我们整个团队不管是70后,还是80后,90后,都是拼命三郎,因为企业市场任重道远,做好产品,服务万千中国企业,享受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工作便利,完成组织变革,这是我们的使命和责任!

纷享逍客CEO罗旭:企业市场任重道远

在今天的GMIC互联网大会上,罗旭代表SaaS企业服务做主题发言《移动的企业,未来的企业》,其中谈到,移动互联网时代,企业到了必须要变革的时候。“在我的老本行新闻领域,新闻产业被重构了。在社交领域,Facebook、LinkedIn也重构了社交。这些重构并不是企业简单上一套IT系统的问题。我们要重新定义这个时代的企业是什么特征。到移动互联网时代,我自己和同事一直认为移动时代的企业会在三个层面发生质的变化,一是企业在物理层面变成广义连接的企业;二是企业的决策会变成敏捷性的。第三,因为这些行为、数据和结果能够沉淀下来,通过各种算法让企业变得智能。当一个组织因为连接敏捷和数据变得智能的时候,组织本身就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当外部变化快于企业内部变化的时候,就是企业离死不远的时候。企业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转型绝对不是更换IT系统,而是要更换整体认知。只有彻底改变,企业才能跨越互联网时代的鸿沟。”

业内普遍把2015当作中国企业级服务元年,期待2016当作企业级服务大爆发,但是在纷享逍客看来,做企业级服务的软件和生产汽车一样, 是复杂产品,销售给非专业用户的模式,用户需要的是一辆“整车”,只需要挂档踩油门就能跑起来的一套软件。虽然在外界看来企业级服务市场很热,但是企业级服务的创业门槛相对较高,需要沉下心来做产品、研究用户、帮助用户成功,因此纷享逍客把更多的精力、费用都投入在了产品用户体验的提升、客户成功服务上。站在GMIC这样的场合演讲并非成功,真正的成功是客户的成功,为客户创造价值。

正如罗旭所说“我们坚信这个市场需要的是价值创造者,这是我们的使命,也是我们的责任。”

以下为罗旭主题演讲《移动的企业,未来的企业》摘录:

大会邀请我来的时候,我在想我是做一点广告,还是分享一下我对移动互联网的理解。我本身应该说是跟互联网没有太大关系的人。为什么在互联网风起云涌的时候开始做移动互联网呢?我觉得这更得益于我在媒体时对互联网的观察,发现这个时候真正的变化不仅是互联网的变化,是人和人之间关系的变化,是组织变革的变化,是商业生态的变化。我简单跟大家分享一下移动互联网时代什么是移动的企业。

互联网发展确实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因为中国的国情,互联网企业已经到了必须变革的时候。在我的老本行新闻领域,新闻产业被重构了。在社交领域,Facebook、LinkedIn也重构了社交。这些重构并不是企业简单上一套IT系统的问题。我们要重新定义这个时代的企业是什么特征。到移动互联网时代,我自己和同事一直认为移动时代的企业会在三个层面发生质的变化,一是企业在物理层面变成广义连接的企业;二是企业的决策会变成敏捷性的。最终因为这些行为、数据和结果能够沉淀下来,通过各种算法让企业变得智能。当一个组织因为连接敏捷和数据变得智能的时候,组织本身就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这张图是我从媒体出来的时候就画出来的,这五年来一直没有变化。因为有了连接,未来没有大企业,只有快企业。快企业需要决策,需要一套全时全局的连接系统,企业必须和生态、用户完全连接在一块,而且向生态的上游发展,掌控整个生态,为生态提供创造力。

物理连接的背后还存在着简单的管理逻辑。人类社会的进步就是思想史和工具史。互联网触动企业发生变化的本质还是管理的变化。在传统企业,管理的最大核心就是沟通。沟通不畅的原因是信息不对称。如何让信息流动起来,让信息像路灯一样照亮整个企业。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这些问题都会解决。因为社会化的交互方式、广义的连接方式,你可以跟用户、员工离得更近,信息充分对称起来,管理问题和效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这种机会是属于每个企业的。

当外部变化快于企业内部变化的时候,就是企业离死不远的时候。企业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转型绝对不是更换IT系统,而是要更换整体认知。只有彻底改变,企业才能跨越互联网时代的鸿沟。

未来的企业不是金字塔式的,未来企业组织是虚拟化的。到移动互联网时代,组织会被解构,有形和无形的在一起。去边界化、去结构化,变得柔性化。我在微信中跟同事建一个群,讨论的还是友商合作的问题。在C端可以做到,但在B端可以做得更好。它同时解构了组织,让企业的组织内部变得更社会化,变得更有弹性。

组织被解构的时候,靠什么重新把组织链在一起?靠的是闭环的信息链路。创业公司的机会在哪里呢?我们也提出要做移动互联网的入口,凭什么?我们认为此入口非彼入口。我们坚信有连接不代表有链接,有链接不代表有价值。

通信网络和价值网络有本质区别,通信网络更多的是信息网络。企业生态的网络应该是通信网络+信息网络+决策网络+业务网络。真正有价值的网络应该是信息连接网络、业务连接网络、交易连接网络。信息、业务、交易应该是无缝连接的。美国的Saas极其成熟,垂直领域的所有厂商都非常优秀。美国的Saas非常开放,都有标准接口。在中国,微信的企业号和企业微信,钉钉的C++开放平台,Saas的成熟度、开放能力,以及要把信息、业务、连接完全整合为一体,这是要打问号的。因此,在中国做企业级入口可能还是做整车的时代,需要把信息连接、业务连接、交易连接融合在一起,一体化的提供给企业,才能真正解决用户的问题。

去年9月份,我们开始进行产品转型。互联网的本质很简单,一个是实用,一个是易用。我们几次转型都是市场策略的转型,本质是做企业级的通信。做好协同体系,足够开放和具有弹性。核心业务要搭好SaaS平台,做CRM、微营销、分销和服务。最终是希望可以给企业提供更多的BI和深层次的商业服务。这需要花费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我们坚信这个市场需要的是价值创造者,这是我们的使命,也是我们的责任。

谢谢大家!


    扫一扫,每天学点MBA

    扫一扫,玩转营销

    HOT NEWS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