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et互联网+频道谷歌如何寻找搜索的未来?开发衣领别针语音设备

谷歌如何寻找搜索的未来?开发衣领别针语音设备

  •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 扫一扫
    关注官方公众号
    至顶头条

随着人们越来越多的将注意力远离桌面电脑,Google的命运也将发生改变。不久前Google曾在博客中宣布至少在10个国家移动搜索量已经超过桌面搜索,当中包括美国,Google将这次转变称为“巨大的机会”。

来源:凤凰网 2015年11月23日

关键字:谷歌 语音识别 语音助手

北京时间11月23日消息,一直以来,Google.com运营很好。多年来,它是无数人每日互联网生活的入口网站,它也是全球最有价值互联网企业的赚钱机器。然而,

Google负责搜索产品的高级副总裁阿米特·辛哈尔(Amit Singhal)深知,此次转变对公司也是巨大的挑战。他最近在Google加州山景城总部接受采访时表示:“过去十多年,我们通过桌面端赚钱,进入移动时代却不是这么回事,我们将更加容易遭到攻击。我们必须重新从搜索开始。”

搜索从语音虚拟助手开始变革

1998年Google推出带有蓝色链接的搜索,到了今天,人们获得信息的方式正在发生本质上的改变。在智能手机上,传统的搜索结果呈现方式并不理想,放在智能手机或者智能电视上更是糟糕透顶。Google计划将软件植入更多设备,它必须重新思考搜索结果的呈现方式。

从哪里开始呢?要找到解决的办法,可以从Google庞大的互联网服务、人工智能、海量用户数据开始,它与Google两款移动APP相关,它们就是语音搜索和Google Now。通过语音搜索用户可以用语音代替文本输入,Google Now则可以在用户实际输入文字之前对信息进行预测。Google希望人们的搜索方式发生改变,以前通过搜索框进行,现在要变成用户与万能助手之间的持续对话,让助手来介入并满足用户请求。

如果Google没有开发出完美的虚拟助手,苹果将做到。苹果Siri可能是最著名的挑战者,它已经植入到iPhone中,今年还被安装到Apple Watch和Apple TV中。微软则在Windows 10中内置了Cortana。亚马逊则开发了Echo,它是一款智能家电设备,人们可以将Echo放在起居室里接收语音指令。Facebook开发了数字助手M。

这些企业都认为虚拟助手将是未来控制汽车、家电及其它联网设备的方式。

Google展示新设备:语音衣领别针

在接受《时代》的采访时,Google Now产品经理阿帕纳·彻纳普拉格达(Aparna Chennapragada)谈到了未来几年Google的发展方向,他说:“在桌面互联网信息与用户之间,Google过去扮演着相当清晰的角色,未来的Google应该是什么?未来的Google还与过去一样吗?这是我们思考的问题。”

辛哈尔已经47岁,它2000年加入Google,是公司的第176位员工,一直在搜索部门工作。当他还是一个孩子时,就很喜欢《《星际迷航》(Star Trek)》。最初,Google的语音搜索项目代号为Majel,这个名字来自于星舰企业号中人工智能电脑的配音演员。

辛哈尔随后展示了一款原型穿戴设备,它将上述设想融合为一体。这是一款衣领别针设备,它支持蓝牙、麦克风,只需轻轻点击就可以激活,之前Google从未在公开场合展示过这款设备。设备可以通过扬声器或者耳机发声,用户不必掏出手机就可以与Google对话。这样的设备和《星际迷航》电影中Picard舰长使用的设备很相似。辛哈尔说:“我一直想要一款那样的别针。你问任何事情它都能应对如流,正因如此,我们就着手开发原型设备,看看效果如何。”设备还远没有通过测试阶段,但从中可以看出Google工程师正在努力寻找更自然的新搜索方式。

然而,在此之前还有一些棘手的问题需要解决。最大的挑战来自语音,既包括用户的语音,也包括电脑虚拟人物的语音。

语音搜索的挑战

在搜索框中,Google与用户的关系建立在纯粹的问答层面。我们将不成熟的想法输入到搜索框,然后在蓝色链接中查找中意的答案。我们甚至会认为搜索不是由Google引导的,它甚至可能是不存在的。调查显示,搜索者往往记不住事实本身,而对查找过程记得很清楚。

一旦通过语音搜索,情况就会改变。用户心中会有一个预期,他们认为Google将倾听并理解每一个字,然后以简洁自然的方式回应,就如同人与人的对话一样。Google语音识别专家、搜索科学家弗兰西斯科·比菲斯(Francoise Beaufays)说:“手机必须成为用户的朋友,它必须理解非常开放的、自然语言式的提问,这样用户才会觉得舒服。”

Google已经部分解决“听”的问题,这主要归功于算法的改进和计算能力的提升,过去2年,Google语音搜索错误率已经从23%降至8%。Google会话式搜索工程副总裁斯科特·赫夫曼(Scott Huffman)说,9月时他在巴塞罗那一家噪杂的夜总会使用语音输入,设备很好的记录了他的所有发音,他说:“我认为语音可以和文字输入一样精准,甚至更准确。”

然而,记录语言词汇跟理解人类语言可不是一回事。要让语音搜索变得像科幻电影一样聪明,Google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辛哈尔说:“文字的意思一直困惑着计算机科学,改进自然语言——也就是让设备更好理解我们所说的话——依然是我们要攻克的关键难题之一。”

语音搜索应该有个性吗?

有人认为Google语音搜索没有个性。比如,当用户问苹果Siri人生的意义是什么,Siri会说一些俏皮话,她会回答说:“康德回答过这个问题!”“人生就是一部电影。”“至今所有证据显示它就是巧克力。”再问问Google,看到的只有一串搜索结果。

Google解释说放弃个性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辛哈尔认为将笑话插入助手服务中虽然会使Google的App更迷人,但它会给用户一个错误的印象,好像程序不管用一样。辛哈尔说:“我不是说不应该有个性,但目前还不能完全将它建立在科学之上。”从2010年开始,苹果Siri就学着讲笑话。辛哈尔称:“看看现实生活,最初可能有趣,但慢慢的就不再是个性了。”

Google将精力投入到机器学习算法上,它可以让机器自我学习,不需要人类工程师的较准就变得越来越聪明。人们越使用语音搜索,Google的语音算法就越能理解不同的口音。赫夫曼说:“当我说话时,你会在大脑中将声音变成图像,它如同句子一样有意义。从某种程度上说,语言模型做的是一样的,只是数据源不同,语音搜索的数据源来自人们的提问。”

为了更好理解用户,Google还升级了Google Now,它可以扫描用户智能手机屏幕,获得与App相关的信息或链接,此举招来许多批评。6月时,苹果CEO库克就曾指责说:“一些最杰出的最成功的企业欺骗用户,获取用户个人信息,然后将自己的业务建立在这些信息之上,他们极力掌握你们的一切,然后将它变成钱,我认为这样做是错误的。”

Google强调它们没有向第三方出售数据,但Google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Google Now越了解用户就运行得越好。辛哈尔称:“我们只需要多了解用户一点点,就可以开创一个好得多的未来。如果人们从中获得价值,就应该使用它。如果不愿意就可以进入到帐号删除数据。”

到底有多少人发现其中的价值呢?这是一个问题。Google从没有批露Google Now到底有多少用户,只是说服务正在“强劲增长”。Google没有追踪Google Now的月活跃用户,它们关注的是日是活跃用户。

在谈及未来搜索产品时,Google很少提及桌面搜索。即使在讨论面向移动的新功能时,Google也会先提出这样的问题:如果在汽车内,或者是在手腕上、在起居室内,人们的互动会有何不同?赫夫曼说:“我们花越来越多的时间思考这些设备,在这些设备上,语音是唯一的选择。”

未来Google还会作出何种尝试,这是人们都在猜测的。在赫夫曼的展望中,未来会出现一款小设备,它内置Google数字助手,可以植入到传统家电中。赫夫曼说:“我们不知道将有什么设备诞生,但我们知道它肯定会到来。不管你是在做饭还是在开车,也不管你是在遛狗还是在与孩子玩球,搜索与自然语言是人们互动并获得信息和服务的方式。”

辛哈尔最后还说:“Google将数据转化为信息,用户将信息转化为知识,生活将知识转化为智慧。如果Google告诉我答案,这将是好事一件,这样我就可以将空出的5分钟用来陪伴孩子。它用不同的方式充实我的生活。这就是我的感觉。”



扫一扫,每天学点MBA

扫一扫,玩转营销

HOT NEWS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