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互联网一个快递员的城市梦:奔跑,是为了停住[图]

一个快递员的城市梦:奔跑,是为了停住[图]

作者:王欢 来源:红网-潇湘晨报 时间:2012-11-23 15:59:46
关键字: 物流 快递员

      

  (11月15日,韶山南路,快递员刘豪冒雨通知顾客取件。)

  刘豪总在不停地跑。作为长沙一家快递公司的快递员,他骑着电动车,穿行于大街小巷。派件取件,上楼下楼,也都是一路小跑。

  他说,他就是喜欢这种不断奔跑的感觉,让他不那么浮躁,又比枯坐办公室有趣得多,“我是在和整个城市打交道”。

  他还欣喜于这份工作带来的收获感,“钱是一份份快件攒起来的,算账的感觉挺开心。”

  不过,一旦不跑了,孤独就泛上心头,“快递员不好找女朋友。你说,是不是很多人都瞧不起这个职业呢?”

  休息的时候,他就一个人去逛街,在城市的繁华间游走,累了就一个人看电影。

  他也有心目中理想的生活。“我在长沙工作2年了,再过5年,也有可能是10年,我肯定在这里立住脚了。我最理想的生活就是下班开着车,身边坐着妻子,后面有自己刚会爬的孩子,那种感觉特别好。”

  求变 “我喜欢一直在路上的感觉”

  11月14日早上8点半,刘豪呵着白气,骑上电动车出发了。

  “双十一”网购带来大量包裹,这让包括刘豪在内的快递员工作量大增。

  他骑车很快,记者将电动车开到最大速度,也没能跟上他。

  “我喜欢一直在路上的感觉”,刘豪说,这是他当初来做快递员的原因。

  “你知道吗,在路上的感觉特别充实,大概能让我变得不那么浮躁一点。”

  刘豪今年24岁,浏阳人,毕业于长沙一所大专院校。2010年毕业后,他先进了一家房地产公司做文案策划。

  刚毕业的他,意气风发,“渴望有所成就”,但很快便对现实失望。他说,他厌倦没完没了的熬夜、加班,以及低得可怜的工资。

  他想着要改变。

  “有一次,一个快递员到公司来收件,我跟他聊了几句,心里就把这事儿给记住了。”

  他于是跟家人和同事都说,要去做一名快递员。

  “大家都不理解,老板跟我打趣说,你干这个赚再多也是个送货的。我当时心里咯噔了一下。”

  2011年年初,他辞职了。但他没有马上去做快递员。

  “家里人觉得面子上过不去。我爸说他花了十多万元供我读完大学,难道最后就是个送货的?”

  他在长沙出租屋里玩了一个月,整天打游戏,3000元积蓄只剩下100块时,他想着真要找份工作了,“相对来说,快递员这个工作门槛低,轻松自由”。

  一个月后,他被一家快递公司聘用。“进来后才发现,快递公司其实藏龙卧虎。基本上都是跟我年纪相仿的大学毕业生。有个跟我一批进来的,念的重点大学,原先在株洲的南车电力机车公司做技术员,后来受不了枯燥的工作才改行做这个,更多的是,一毕业就做了这个,因为找不到别的更合适的工作。”

  我在长沙工作2年了,再过5年,也有可能是10年,我肯定在这里立住脚了。我最理想的生活就是,下班了开着车,身边坐着自己的妻子,后面有自己刚会爬的孩子,在马路上穿行,那种感觉真是特别好。

  乐趣“我在跟整个城市打交道”

  长沙市青园路168号湖南广播电视大学,再到韶山南路156号加加大街,这两个坐标之间的几乎每条道路,刘豪都很熟悉。

  按照公司规定,刘豪要在10点半之前派完第一批件。如果做不到,可能会被客户投诉,进而被扣分甚至辞退。

  14日这天,刘豪第一批要派出30个快递,大部分是衣服鞋袜、化妆品和图书。

  他的第一站是湖南广播电视大学。收件的是个梳着娃娃头的姑娘,包裹是某淘宝服装小店寄来的。

  刘豪说,有些大学的女生喜欢买书,有些大学的女生则更爱漂亮,她们买书没那么多,但在护肤品和换季衣物上,特别舍得花心思。

  在南园小区,刘豪乐呵呵地将一个包裹递给一名40多岁的女士,这位女士裹着睡衣,叮嘱刘豪天冷要多穿点儿,“我还买了过冬的衣服和打底裤,这几天帮忙留意一下。”

  一个老大爷要派件,花5分钟填完单子后,刘豪却发现这份快递要寄到茶陵乡下。他急了,“大爷,寄到乡下我们公司做不了,您改邮政吧。”老大爷没听太清楚,刘豪又说了一遍。他抬手看看手表,脑门急出了汗珠。

  每一个快件,他几乎都小跑着上下楼。他的手机一直放在左手,为了赶时间,他大多在骑车的时候打电话,“喂,你好,是XXX吗,你的快递到了。”风声呼呼,不断灌进电话,刘豪的手冻得通红,“我已经在路上了,快到了!”

  从加加大街出来时,已经快10点了。刘豪从电梯里跑出来,长长的背包带子掉下来,他踩在上面,差点摔了一跤。他顾不上这些,骑上电动车又开始跑。

  几分钟后,在经过一个小区时,因为他忘记把电动车的撑脚收起,撑脚刮到减速带,他连人带车摔了。

  爬起来后,他把掉下来的包裹手忙脚乱地整理上车,搓了搓手,笑了笑,“没事,刮了点皮。”

  虽然风风火火、手忙脚乱,但刘豪乐在其中:他是在跟整个城市打交道,这可比枯坐办公室有趣得多。

  “城市的组成部分是人,现在的社会,是人总要购物吧,你不网购,你的子女网购,子女不网购,子女的同事朋友要网购……每天跟不同的人打交道,也挺有趣的。”

  刘豪说,做了一年多快递员,确实会有些不同的经历和经验。比如,只要看下快件上的发货地,就能大致猜出包裹里装的是什么,“因为淘宝、天猫上的店铺都比较熟悉了。”

  他还很神秘地告诉记者,去年有一个小伙子,每月至少有两单发自上海的“成人用品”,根据尺寸大小,他估摸着是充气娃娃,多次派送之后,刘豪“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最后一次去派送,那男的只开了半边门,从门缝里递出来一包香烟和一包槟榔,说,兄弟,先让我验下货,谢谢。2分钟后,他从门缝里探出头来,说没问题,才签单让我走人。”

  收获“月薪过万?六七千都罕见”

  10点20分,刘豪别在腰间的“巴枪”响了。有消息通知他,附近有客户要求上门取件。

  “巴枪”看起来有点酷,黑色的,像1990年代老板们用的“大哥大”。它最基本的功能,是帮助完成快件的现场跟踪。快件在每一个人、每一个仓库、每一辆车之间发生转移,工作人员都需要用“巴枪”扫描快件上的条形码,这样一来,电脑查询系统就能够跟踪快件去向——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在下单后,能够在网上实时查询快件行踪的原因。

  “巴枪”是近些年物流产业快速发展的一个产物。

  刘豪听人说,长沙快递行业在本世纪初开始兴起。开始的时候,快递网点很少,在长沙南部这块广阔的区域,很多快递公司只设了一个点部。

  “当时,有快递员为了派送一个包裹,骑着一辆自行车从汽车南站到火车站。”刘豪说。

  现在,物流快递行业无疑在高速发展,很多媒体报道称,快递员的工资很高,月薪上万并不鲜见。

  “长沙哪有那么高?深圳、上海那边多是发货地区,所以才月薪过万,在长沙,一个月能拿六七千已算罕见。”刘豪说,快递员的工资由底薪加提成组成,他的底薪是1600元,其他收入来自提成,一般派发一个快件赚一到两块,收件要高一点,两到三元。

  10点30分,刘豪的快递派发得差不多了,还收了近十个快递。他说,这一趟,他大概赚了40元。

  刘豪说,做快递员只要勤奋肯干,一个月拿5000块没问题,相对来说,很多行业却不那么立竿见影。

  他做快递员第一个月,拿了1800块工资,还清了之前买电动车的借款。之后的每个月,他都会有结余,有时候会寄些给父母,大部分自己攒着。

  “每天想的就是怎么上4000块。第一次取到30个快件那天,我特别高兴,给我妈打了个电话,取30个件就意味着这天能拿100块……每天都骑着电动车到处跑,特别辛苦,但是心里一直在算账,就挺开心。”

  刘豪说,他似乎找到人生的另外一些东西,他开始相信“付出真的有回报”,“读大学不只是为了拿到一张文凭,不是所有老板都可以榨干你的心血却从不提加工资。”

  孤独“走累了就一个人去看电影”

  “但是,我不确定我还能干这行多久。”刘豪话锋一转。

  刘豪说,他到公司第二个月,一个老同事跟他说,趁早转行吧,赚再多你是个送货的,口气跟之前的老板一模一样。

  “到现在,我家里人还是看不起这个职业,有段时间我自己也看不起。”

  他所在的快递公司,每年有百分之八十的快递员流失,大部分快递员不会干上两年,“当然,也有干了五六年的,他们是年纪相对较大,懒得换工作了。”

  据记者了解,全国范围内,快递公司都面临着招人容易留人难的尴尬处境,这与高速发展的电子商务及物流产业格格不入。

  “还有,快递员很难找女朋友”,刘豪说,“不仅仅因为快递员朝五晚九,没有时间,更主要的是女孩们觉得,快递员嘛,跟建筑工地上的农民工差不多,都是靠体力赚辛苦钱。”

  刘豪就没有女朋友。“人家给我介绍女朋友,我妈不好意思说我是快递员,一说,别人门都不进就走人。同学朋友问起我在干吗,我家里人也只说我在快递公司,没说是做快递员。”

  现在,刘豪和两个同事一起租住在一个三居室的老房子里。下班后,三个人互相开开玩笑、讲讲段子,这是他们一天中最开心的事情。

  刘豪说,他的很多同学、朋友都结婚生孩子了,没人跟他玩。休息的时候,他就一个人出去逛,步行街那块都被他走遍了,“走累了就一个人去看电影”。

  他屋里的桌子上,摆着《时间简史》、《美国民族简史》之类的书。不管白天多累,每晚临睡前,刘豪都要翻上几页——他说,那才是他一天中最放松的时刻。

  “不过,你问我梦想到底是什么,具体的我不能告诉你,因为这是很珍贵的东西。”顿了顿,他还是忍不住说,去年有段时间,他天天做雅思题,为的是有一天能去新西兰等移民门槛较低的国家。

  不过,现在看来,那似乎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了。“我现在驾照也有了,车肯定会有的。我想发狠赚钱在长沙买套房子,以后嘛,女孩子肯定要稳定的生活,一个房子就是给她一颗安心丸。”他笑。

  他又认真地说,“我在长沙工作2年了,再过5年,也有可能是10年,我肯定在这里立住脚了。我最理想的生活就是,下班了开着车,身边坐着自己的妻子,后面有自己刚会爬的孩子,在马路上穿行,那种感觉真是特别好……”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人人网 推荐到豆瓣豆瓣

头条文章

科技疯

七日风云

最新更新文章

直言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