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他们消失不在 你失落吗?

30

2012.3.21
在我们的生活中,遭遇过很多已经消失不在的东西。消失的街边爆米花、棉花糖;消失的录像厅、澡堂子;消失的写信、笔友;甚至还有很多曾经很牛,但是现在已经消失的公司...... 这些消失在提醒我们消失的岁月再也不在的时候,带给你伤感还是甜蜜?

转发至:

评论

那些遗失的美好

看到本期话题的时候,我的脑子就一直在想,小时候有哪些吃的,现在很难见到了,突然就想到了一样——菠萝豆。

小时候特别爱吃这个,曾经,这个是可以被当做奖励物品的,不过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妈妈很抠门,不给多买,这更让我对菠萝豆的味道感到回味无穷。

再到中学时代,那时候特别想要一个索尼或者爱华的CD随身听,但是,爸妈以影响学习为名,就是不给买,所以一直耿耿于怀。现在自己挣钱了,想怎么花就怎么花了,可是却没有了。

当我想起这些东西的时候,随手在百度一搜,有重大发现,菠萝豆也是有渊源的,而当年的爱华也已经到了索尼麾下。

百度百科说:菠萝豆在日本已有100多年的历史,由于它极容易在口中溶解,故作为婴儿断乳食品和儿童及老人的点心,非常受欢迎。当婴儿吃一块菠萝豆时,其感觉很像母亲的奶头,因而也称乳菠萝。其主要原料是马铃薯淀粉以及砂糖、鸡蛋、薄力粉和蜂蜜等。其中马铃薯淀粉占60%。另外,菠萝豆含水分少(3.1%),故适宜保存。

更让我惊喜的是,菠萝豆还能买到,这就是我想说的了,淘宝真是没有买不到,只有想不到。

菠萝豆,直到今天我才直到,原来出自青岛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而且至今包装风格没变,就像没变的钙奶饼干一样,只是当年并不清楚,这个是和钙奶饼干出自一家。

我有点愤愤的感觉,随手就下单买了一些,马上的,就又能回忆童年的味道了。

再说CD随身听,当年最著名的两家:索尼和爱华,已经就只剩下了索尼,2002年2月28日,索尼小笔一挥,正式把爱华作为全资子公司,成为索尼廉价产品的代言者。

在淘宝上搜索CD随身听,能搜到很多品牌,早已经不是索尼的天下,而且功能也比原来多多了,价格还很便宜,可是,却不能勾起我的购买欲望,已经不是当年看到索尼超薄CD随身听的那种感觉了。 (文/孙封蕾) 【详细】

波导,手机中的战斗机!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波导,手机中的战斗机!”这句曾经响亮亮的口号?如今波导手机在一线城市却已经难寻踪迹,我甚至以为这个品牌已经消失了。

尝试在百度中搜索它的踪迹,没想到第一篇新闻竟是“网友投诉:波导手机电视广告虚假宣传欺诈消费者”。很惊奇的发现,原来波导手机还有,又很遗憾的发现,它的宣传方式竟然沦落到了电视购物广告。

了解的人都知道,电视购物广告虽然效果不错,但它影响的不是主流社会人群,这也意味着波导手机在今日只能在竞争激烈的手机市场中,分到一杯残羹。

而在2003年,波导连续四年夺得国产品牌手机销量第一,并首次超过诺基亚、摩托罗拉等所有洋品牌夺得国内手机市场销量第一。那一年,我也拥有一台波导手机,手掌大小,当年拿在手上很是得意。

随后在激烈竞争的国内3G市场,波导的脚步逐渐停滞。有消息称,这家专业从事移动通讯产品开发、制造和销售的高科技上市公司,如今只能依靠代工和对外贷款实现投资收益。近两年,波导的主要业务已经转向海外,面向非洲、印度、孟加拉国和部分南美国家的海外手机贸易商推出手机主板和手机外壳等配件设计生产和销售,波导在其中只收手机主板和外壳的代工费。

其实一个品牌的消失非常司空见惯,这也是大自然优胜劣汰的规律,如同那句老话:攻城容易,守城难。要想建立一个百年品牌,非常不易,能够做到百年的,第一个想到了可口可乐,虽然产品上的创新乏善可陈,但是却有丰富的紧跟潮流的营销手段,同样也是创新。

所以如果一个企业想要做到百年,甚至更久,或许创新理念是根本。(文/萍丛) 【详细】

一起消失的 是过往的幸福和甜蜜

我们的生活日新月异,伴随这种发展而使得有些产业、产品在竞争中消失按说也是顺理成章,但是仔细回忆一些消失的东西,发现随之一起消失的还有我的过往的幸福和甜蜜。

现在的孩子,不知道录像带和录像厅为何物。而在我的学生时代,是伴随着录像带和录像厅一起成长的。那时候一部《楚留香传奇》被我如获珍宝。母亲的单位有录像带的出租(在我记忆中,那时候父母的单位都可以向职工出租录像带),对我来说,最幸福的就是母亲下班回家,从书包里边掏出拿报纸裹着的《楚留香传奇》的录像带。

如果说70年代的人,不记得在家中唱卡拉OK的岁月,有些不让人信服。那时候无论朋友串门还是同学聚会,唱卡拉OK可算是一项主要的娱乐活动了。现在想起来,那时候卡拉OK搭配的画面搞笑的不行,也算是MTV的鼻祖吧。一般都是一个打扮妖艳的女子,幽怨的站在绿草地或者树下,有时候还会打一把伞。当然,女子们惯常穿着的衣服,是游泳衣。

再往前追溯,我的童年时代记忆最深刻的就是那些走街串巷兜售零食的小贩了。我的学校旁边是一片巨大面积的胡同,在胡同中玩耍是那时候放学后的主要活动。而卖零食的小贩,就是冲着我们这些孩子来的。

爆米花的大口袋我还记得很清楚,那一声巨大的声响来临之前,我们都要捂紧耳朵。除了爆米花,小贩们还会兜售棉花糖、米花球、关东糖。这些在现在看来肯定卫生不合格的食品,在那时候是我最钟爱的,父母们似乎也没有提过卫生这件事。抑或那时候的食品,远比现在卫生?

当时的我,每天拥有一角零花钱,一根冰棍是5分;棉花糖是一角。反正吃点什么也都够了。

九零年代,周围同学或者亲戚开始流行买电脑。一部286、386电脑的价格要在一万多块钱。虽然不知道要电脑做什么,我还是缠着父亲给我买。

现在还记得父亲说的话:“电脑更新速度那么快,不用的时候买回来是一种浪费”。随后的经历证明了父亲的远见卓识。有多少人家都在那个时代买过上万块的电脑啊?最多充当打字机或者玩游戏罢了。游戏还是桌面单机游戏。

有时候我们身在其中的时候,永远不知道我们追捧的东西何时会消失,但只要追寻过、享受过,也不会后悔。(文/张晓楠) 【详细】

消失的童年 挥不去的记忆

貌似我们的《IT娱乐周刊》成了一个怀旧栏目了,不过倒是特别有感觉。

我可能记忆最深刻的是儿时的游戏,如今已经看不到了的有很多。小时候最喜欢的是一个攻山头的游戏,一帮男孩子,野着呢,在7岁上学之前,除了天空、池塘、沙堆,没有了其他。

一般是看到谁家盖房子买来一大堆沙子,那简直就是我们的乐园了。对攻的游戏是最常见、最受欢迎的了。这种游戏让女孩子走开。

分拨是必须的,一帮跑跳轻巧的孩子总是聚在一起,而另外一拨则是脑袋大大的,不善于跑跳的孩子。我当然属于运动能比较强的那种,虽然那个时候个子很低,但是特别能跑和跳。

那帮敌人在上面守着,我们一帮灵巧的孩子往上攻。

敌人个头比我们要大不少,他们为了守住阵地,拼命地用手推攻上来的我们。我们攻击的这一方一般比上面的人要多,大家散开,从多个方面网上攻,一不小心,要是被某个大个给抓住了,直接推下去,几个趔趄,滚倒在沙堆里,满身都是沙子,这时候刚好有自己的同伴,从旁边蹚过,扬起来的沙子迅速冲向鼻子、耳朵、嘴,这个时候是不会很快站起来的,沙子很软,难得休憩一下,最重要的是真有打仗的场景,战友踩着自己的身体冲上去,很威武的。

当然,我们有时候也能够得逞的,他们大个子被我们拽下去,往往一个人被拽下去,其他人就很快就无心恋战了,于是满身沙土的我们就叉着腰,喘着气,站在“山头”上,冲着失败者大笑。

一晃,这些小时候的游戏都过去30年了,每当过年回老家再次碰到小时的玩伴,大家也只是礼节性地递根烟,寒暄几句,完全没有了小时候的无拘无束。

消失了的童年,挥不去的记忆。 (文/老凉) 【详细】

往期回顾


  • IT娱乐周刊:3.15降魔之战

  • IT娱乐周刊-5·17电信日特辑:她的手机

  • IT娱乐周刊:香车美女话车展

  • IT娱乐周刊:重温泰坦尼克的N个理由

  • IT娱乐周刊:最爱的APP

  • IT娱乐周刊:那些小时候订过的报刊杂志

  • IT娱乐周刊:当他们消失不在 你失落吗?

  • IT娱乐周刊:315必须要曝光的事儿

Copyright© 1997- CNET Networks 版权所有。
ZDNet 是CNET Networks公司注册服务商标。京ICP证010391号 京ICP备09041801号-162
京公网安备:1101082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