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动漫世界

19

2011.12.14
在中国,一说起动漫,似乎就是小孩子的娱乐。但是我们看看真正的动漫强国,日本在动漫上的内容绝对是全面娱乐,题材从8岁到80岁。美国的梦工厂和皮卡斯似乎年龄覆盖窄一些,但也绝对是老少咸宜......

转发至:

评论

动画的想象力与个人最爱TOP5

《丁丁历险记》刚刚在国内上映,是动画版的。其实按照现在的特效水平,真人版拍摄在特效方面也没什么障碍,何必非要拍动画版。想想《猩球崛起》,电脑特效在这些年的进步真不是盖的。

但是为什么还要用动画这种形式,因为动画,是一个梦想。

《丁丁历险记》是一个梦想,其中充满了很多的童趣和荒诞不经的场景。如果拍成真人版,必然要为了真人的逻辑性损失其中许多的趣味。只有动画,可以让更多看似不合理的场面,变得合理。比如主角从高处摔下来不受伤,观众也不会觉得不真实。丁丁关乎怀旧,动画关乎童年的回忆与梦想。

动画是一个可以拿不合理当合理的艺术形式。再来说说《猫和老鼠》来说,TOM猫同学就是一个被虐的命,在动画场景里,一会被砸成肉饼,一会被烧成焦炭,在动画片里,大人小孩都能看的哈哈大笑。但是如果把《猫和老鼠》按剧情拍摄成真人版(应该是真动物版),这将是多么血腥无比的B级片,绝对超过《十三号星期五》,直逼《电锯惊魂》。

丁丁和TOM猫只说明了一个道理,动画,或者是漫画,是一个更能让观众超越现实去欣赏和思考的文艺类型,是一个更能激发创造和想象的类型。

但是在中国,一说起动漫,似乎就是小孩子的娱乐。但是我们看看真正的动漫强国,日本在动漫上的内容绝对是全面娱乐,题材从8岁到80岁。美国的梦工厂和皮卡斯似乎年龄覆盖窄一些,但也绝对是老少咸宜。

以小见大,动漫在成人世界的缺失。是否意味着,我们的成长就意味着想象力的流失?(文/高飞) 【详细】

不同的年代 一样的动漫情结

前几日跟同事聚餐,闲来无聊提起了动画片的话题。一群平均年龄超过30岁的男男女女们,被这个话题撩拨得群情激奋、手舞足蹈。一顿饭吃了什么不太记得,但是一起追忆的童年看动画片的时光,却让人记忆犹新。

小时候的电视节目还没有现在这么丰富,也没有从早到晚播放动画片的频道,能够让我在任何时候打开电视都能收看动画片。所以小时候会把每一个动画片的播放时间记得清清楚楚,天大的事儿也不能耽误我看动画片。哪像现在,可以把动画片光盘买回家,想什么时候看就能什么时候看;也可以在网上搜到任何想看的动画片。

记得看完最后一集花仙子,我伤心的哭了。就好像离开了一个老朋友,而再次相见遥遥无期。后来从一本书里得到一个花仙子中小培用的花钥匙的折纸手工,我当做宝贝般的珍藏了很久很久。

现在的孩子,一个动画片播完了,甚至刚播了几集,就会吵嚷着买光盘,哪有人会因为动画片放完了就哭鼻子。而正因为播放动画片的权利不在自己手中,对那时候播放的动画片才会如此珍惜,也会如此记忆深刻。

除了花仙子之外,机器猫、聪明的一休、蓝精灵、鼹鼠的故事、天书奇谭、葫芦娃、变形金刚、圣斗士,童年爱看的动画片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即使过了几十年,我仍能清晰记得这些动画片中的点点滴滴,而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机器猫。

记忆中机器猫播放时间是在每周日下午6点,一次只播两级,大家都知道,机器猫一集是很短的,两集很快就播完了,接下来就要用一个星期的时间来等待。

因为看了机器猫中时光机的那一集,我总把自己家的抽屉也想象成时光穿梭机,总是在写作业的时候对着写字台抽屉出神。

因为机器猫爱吃红豆冰,我也吵闹着要让妈妈给我买,买来才发现没有想象般的美味。

因为看到机器猫中康夫家总吃美味的甜瓜,我也让妈妈把哈迷瓜切成一块一块,学康夫的样子,放在盘子里用小勺舀着吃。(文/张晓楠) 【详细】

《海贼王》动漫界无敌

在写这篇稿件之前,必须要承认的是自己对动漫的了解很浅,但有一部作品却深入到我这个非专业动漫人士的心里,那就是《海贼王》。

两年前,朋友送给了我一套海贼王的动画片,不以为奇。直到最近才发现,海贼迷是如此之多,他们于对海贼王的狂热喜爱感染了我,使得我忍不住的看了一集,谁知一发而不可收拾!

在有限的时间里看了有限的《海贼王》,在这里也只能有限的侃一侃这部动漫。

《海贼王》是尾田荣一郎在《周刊少年JUMP》上连载的超人气漫画。传说中‘海贼王’哥尔·D·罗杰在死前说出他留下了具有财富、名声、力量世界第一的宝藏“ONE PIECE”,许多人为了争夺“ONE PIECE”,争相出海,许多海贼开始树立霸权,而形成了“大海贼时代”。十年后,蒙其·D·路飞为了要实现与因救他而断臂的四皇‘红发’香克斯的约定而出海,在遥远的路途上找寻着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进入“伟大航道”,目标当上“海贼王”。

这是故事情节大概,有意思的是尾田荣一郎所塑造的每一个角色。

“海贼王,我当定了!”一个少年没心没肺的微笑,招牌似的用手扶住了草帽,就这样,一个关于海贼、关于梦想的故事开始了。蒙奇.D.路飞.脸上永远挂着没心没肺的笑,好象永远不知道"困难"的含义,凭着勇往直前的精神,永不放弃的信念,感动着每一个他身边的人。

娜美,一个看见宝藏会兴奋的两眼放光的美女,一个看见自己养母被杀了以后哭的那样伤心的孩子,一个双面美女,一个坚强倔强的航海士。手臂上橘子与风车的文身表露的她内心的柔弱和温情,为了村庄、为了自己的母亲、为了爱她的姐姐,她投身鱼人的团队,帮他做着自己本不想做的事。(文/木森) 【详细】

那些渐渐远去而又永存心中的动漫回忆

动漫世界相信是每个人在成长过程中都会经历的一个世界,小儿时的小儿书,到后来的动画片,即使长大成人之后,动漫也都会成为生活中的一部分,只是或多或少而已。对我来说,虽然对于动漫并不是那么痴迷,但相信到我年老之时,它仍然也会是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分子,因为对它的喜爱会证明自己还保持着那份久违的年轻心态。

说到底,为什么动漫那么容易吸引人?我认为,漫画以其独特的描述手法让人们可以很轻松的理解所表达的内容,并由此展开联想,而动画则可以最大限度发挥主创人员的想像力,从而可以呈现出以现实手段无法企及的画面效果,对于喜欢天马行空的人(比如我),动漫正好迎合了我的品味。

回顾自己的动漫观画史,看过的漫画书与动画片可以说有很多很多,而最近的一些事件则让我对其中的某些作品更加记忆犹新。前不久刚上映的《丁丁历险记》就勾起了我小时候对于同名漫画系列的向往,最终我在网上购买了一套《丁丁历险记》大开本漫画,也终于圆了儿时自己没有一套全本的遗憾。

而在此之外,两位可以说在动漫界非常有名的前辈相继去世。2011年11月30日,《鼹鼠的故事》之父,捷克画家、平面艺术家、动画片制作家兹德内克・米勒先生病逝,享年90岁,而对于很多70后的同仁来说,《鼹鼠的故事》在其心中的地位不言而喻,其清新的画风与另类的故事,相信喜欢它的人不在《猫和老鼠》之下,想当年自己看《鼹鼠的故事》有点像追《24小时》一样疯狂,不过现在小鼹鼠的“爸爸”没了,它今后也不会再有新的故事了,而那份经典也将永存。(文/赵效民) 【详细】

往期回顾


  • IT娱乐周刊:3.15降魔之战

  • IT娱乐周刊-5·17电信日特辑:她的手机

  • IT娱乐周刊:香车美女话车展

  • IT娱乐周刊:重温泰坦尼克的N个理由

  • IT娱乐周刊:最爱的APP

  • IT娱乐周刊:那些小时候订过的报刊杂志

  • IT娱乐周刊:当他们消失不在 你失落吗?

  • IT娱乐周刊:315必须要曝光的事儿

Copyright© 1997-CNET Networks 版权所有。
ZDNet 是CNET Networks公司注册服务商标。京ICP证010391号 京ICP备09041801号-162
京公网安备:1101082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