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计算
新闻日历
图片新闻
中关村随感:除了卖场更有研发机构 秋色堪比硅谷
中关村,被称为中国的硅谷,这里除了熙攘的电子卖场,...
2010/11/04
组图:重150公斤的Google街景三轮车
剥皮寮是这此次「推荐Google街景三轮车拍摄景点」票选...
2010/08/11
梁祝与英特尔嵌入式的不解之缘
话说,某日,祝英台与梁山伯去逛街……
2010/07/12
美女骑警亮剑大连软交会
6月22日上午,在大连世界博览广场举办的第八届中国国际...
2010/06/23
分析评论
评论:微软之死
大部分公司在走向死亡。本文分析了微软之所以处于危险...
2013/10/04
沃兹:iPhone 5C激不起我的兴趣
苹果发布的最新产品似乎并没有给苹果联合创始人之一的...
2013/09/23

盖茨父子分享人生建议:尝试自己不擅长的事




作者: 新浪科技
CNETNews.com.cn
2009-06-23 13:10:25
关键词: 盖茨

盖茨与父亲合影

  导读:比尔·盖茨(Bill Gates)与父亲老比尔·盖茨(Bill Gates Sr.)6月21日父亲节一同在巴黎接受了《财富》杂志的专访,两人就家庭关系、成长历程和共事经历畅所欲言。盖茨眼中的父亲形象伟大,父亲眼中的儿子优秀可贵。

  以下为文章全文:

  这对父子关系显然不一般。儿子曾创造出史上最大的财富奇迹之一,而今成为慈善家,父亲则在这家全球最大的慈善机构——拥有275亿美元资产的盖茨基金会——担任联合主席。其实对父子两人而言,这均为人生的第二份工作。现年53岁的盖茨去年6月退出微软日常事务管理,而现年83岁的父亲老盖茨也于1998年从西雅图著名的Preston Gates &Ellis事务所(现名K&L Gates)退休。近年父子二人互为顾问,但数年来父亲都对儿子谆谆教诲。近日记者在巴黎协和广场气隆酒店著名的伯恩斯坦套房拜访了这对神奇父子,并询问了两人人生获得的最佳建议。

  记者(以下简称“记”):比尔,我想知道,父亲给你的最佳建议是什么?

  比尔·盖茨(以下简称“子”):小时候,父母常鼓励我尝试自己不擅长的事情,让我参加许多运动,比如游泳、橄榄球和足球,当时我并不明白为什么。那时我觉得这样没意义,但后来它的确给了我许多展现领导才能的机会,并且让我懂得很多事情我并不拿手,而不是让我什么拿手就只做什么。这段经历很棒,而且有些运动我现在也很喜欢。父母当时必须这样敦促我,因为我经常退缩,不过这个建议非常宝贵。

  记:盖茨先生,你记得当时是刻意给孩子提出建议,还是出于父母的本能?

  老比尔·盖茨(以下简称“父”):我想在某种程度上,比尔的母亲和我是特意强调这一点的,但大部分时间都是本能地施教。我们的确认为他应该出去、加入社区的垒球队之类。我们觉得这样对他有好处而且他会喜欢,事实证明这个建议是正确的。

  子:尽管我当时很不擅长垒球。

  父:你打得不错。

  记:你这话听来简单,但所有身为父母的人都知道经营一个家有时并非如此。在新书中你提到周日共进晚餐和(圣诞节)穿同样的睡衣。盖茨先生,这些办法真有用吗?

  父:我想就我个人家庭的经历而言,我可以肯定地说有用。

  记:比尔,你觉得呢?

  子:我觉得家庭聚会聊天的传统的确帮助很大,比如一起出游,永远在饭桌上分享观点。从父母那儿我们了解到他们从事的东西,无论是United Way(注:美国一家慈善基金会,盖茨的母亲是该基金会的主席)还是志愿活动,或者是商业。后来我与成年人聊天时非常自如,因为父母就是这样与我们分享对事物的观点的。

  记:你们俩的关系并非一直这么好。像其他父子一样,你们也有过摩擦,对吗?

  子:没错。我觉得把这说出口并不容易。我曾经对我想做的事情精力充沛且十分固执。我高中最后一年时得到一份工作,可能因此中断学业。当时让我惊讶的是,父亲跟校长见过面、了解完所有情况后说:“这是你能做而且该做的事情。”之前我们有不少矛盾,我那时很迷惑,也想通过与父母对抗证明自己。父母特意让我拜访了一位专家,他告诉我与父母对抗并无好处。现实世界中净是纷争与战斗,父母则是真正站在我这边的。这话说得太好了。它改变了我的心态。那时我才十二、三岁。我觉得从那时起跟父母的关系就好起来了。

  记:许多十二、三岁的孩子都被劝告过,父母不是敌人,但他们往往是左耳进右耳出。但你却能真正听进去,并且从此跟父母越来越亲近?

  子:没错。我开办微软那会儿,周日常去父母家和他们聊自己遇到的挑战,并听取他们的建议,把麻烦事儿发泄一通。我记得微软上市时,我曾说其中可能存在一些弊端,然后我们一同讨论如何避免它们。所以我们好比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尽管这个行业还略显神秘,但父母非常支持我。机会之大无法想象。

  记:你们在工作上合作默契,家庭关系也十分亲密。你认为其中的秘诀是什么?

  父:我获得过的(最佳人生建议)之一便与你方才的问题有关,也就是如何与孩子相处并适当地鼓励他们。比尔的母亲和我早年曾在教堂接受父母效力训练。在那里人们教导我们并强调的至关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要贬低孩子。一旦你意识到这点的重要性,你与孩子的关系便有了良好的开端。我是儿子的忠实粉丝。我认为他是一个了不起的公民和商人,我们有机会共事的时候我就会把这个想法表露出来。

  子:我想这是因为我们角色分工明确。我很有干劲,是总问“为什么我们还没做完?”的那种人,父亲则代表着一股智慧。比如我们开会讨论日程问题或是开支问题等等,他的发言会让所有人停下来思考。你知道,我们缺乏这种看事情的角度。他全天候上岗,为基金会塑造了良好的价值观。基金会开会时,人们会起立鼓掌,因为他的确给公司带来了改变。在繁忙的工作中设立家族基金会,还要保证基金会内部价值观正确向上,这一切必须归功于我父亲。

  记:你的儿子并非事事采纳你的建议吧,盖茨先生?我是说,当他告诉你计划从哈佛辍学时,你是怎么对他说的?

  父:他第一次说起要离开一阵子再回校时,强调的还是,他会回去。第二次,他确实回校之后,他又感到必须前往阿尔布开克,也就是公司所在地,并且花更多的时间在那儿工作。第二次我们就对此事关心多了。公司变得业务繁忙,保罗·艾伦(Paul Allen)一人在阿尔布开克,比尔必须去帮他。

  记:比尔,我想了解下你另一个人生导师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你从他那儿获取的最佳建议是什么?

  子:沃伦给了我很多宝贵建议。最有趣的可能就是他如何简化事情。翻开他的日程表,你会发现上面十分简单。你跟他讨论一桩商业前景诱人的生意,他只了解少量基础数字和事实。(如果)还可以简单些,他就会感觉应该选择它进行投资。他根据现有的模型进行选择,这个模型有预知性,并且将长期有效。所以他有能力进行高度概括、专注于最重要的事情、思考基础问题,这些都很了不起。这是一种特殊的才华。

  记:如果你的日程表有一大堆复杂的事务,你真的会停下来思考,换作巴菲特,他会怎么做吗?

  子:当然。我会想,巴菲特对所有人都很好,他拒绝别人时会怎么说?他是怎么排定事务优先次序、并且保持头脑清晰?他回绝了不计其数的事情,却让所有人都感觉良好。他与人交往的风度惊人,比如他说:“你可能比我在这方面懂得多,你看我刚接手就弄得一团糟。”你知道,这是一种特殊的本领,我有时候的确会思考,巴菲特会用怎样的礼仪表达这件事呢?年度大会上曾发生过一件事,有人问他是否应该出售价格上涨的股票而保留没上涨的,他回答说:“不,你应该看它的商业价值。”查理(Charlie Munger,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副董事长)在一旁补充:“他是在告诉你,你的基本概念大错特错。”其实巴菲特的答复正如此,只不过他只字未提“喂,傻瓜……”

  记:比尔,说说你的成长过程?高中或哈佛的老师?在那里有没有什么经历让你获益匪浅,恍然大悟?

  子:我父母很好,把我送进了一所优秀的高中。那是一家私立高中。许多老师都在数学与科学科目上对我大加鼓励,并把自己喜欢的教材赠与我,让我提前阅读。而我对计算机的熟悉,也来自于Lakeside中学的先见。老师真的很棒,他们发现计算机操作复杂后,让学生代为接管。我猜大多数学校在这种情况下都会直接关闭了事。而我们竟然自行接管了起来,我们甚至开始使用计算机选择班级见面时间,我和一个朋友负责此事。所以说,他们很放心。有不少老师我都十分感激,他们让我们随心所欲地行动、梦想。

  记:你还记得他们的名字吗?

  子:记得。弗莱德·莱特(Fred Wright)是数学部的主要负责人,我要把最多的感谢送给他。物理老师加里·马斯特瑞迪(Gary Maestretti)很鼓励我。即便我在8年级,各项国家级测试中都成绩突出时,一个叫保罗·斯托克林姆(Paul Stocklim)的人还是对我说:你应该更自信些。你真的很擅长这些东西。这些鼓励对我帮助极大,也给了我一个极其优越的环境。所有老师都很体贴。我觉得他们尤其偏爱我,因为我对尖端领域非常感兴趣。也正由于此,他们总是把新事务扔给我处理。

  记:那么盖茨先生,是什么原因促使你决定写作此书?这本书里写有大量建议与知识,显然你感到很有必要拿出来分享一二。那么促使你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呢?

  父:起初我打算写一本回忆录,后来我的同事玛丽·安·麦金(Mary Ann Mackin)鼓励我把它写成一本书,而不是仅仅送给亲友阅读的回忆录,她的名字就在本书的封皮上。坦白说,起初我很犹豫,但是她坚持让我考虑,最后我说,好吧好吧,那就这么做吧。现在我很高兴当初的决定。这个过程十分有意思。我是说我之前对书籍出版业一无所知,出书让我大饱眼福并且享受到无穷乐趣。

  记:你认识了很多儿子的同事与伙伴,最后这些人成了你自己的同事你是否很惊讶?你有没有设想过事情会这样发展?

  父:完全没有。你不可能设想这样的事情发生。你说得很对,这的确让我惊讶。我从来没想过,我的人生会以这样的方式发展。

  记:你儿子的同事或伙伴中,哪些人在你看来对你的学习过程有所帮助?

  父:有很多。当然,他的两个主要同事,保罗·艾伦和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肯定在列。他们是非常聪明、有洞察力、有思想的人。

  子:我会说可能还有帕蒂·斯通塞弗(Patty Stonesifer,盖茨基金会总裁兼联席董事)。

  父:没错。

  子:帕蒂跟我父亲一起创立了基金会以及整个方案和价值观。她正直谦逊。他俩全面考虑了许多事情,因此等我有时间全职工作时,基金会已经开始解决一系列有趣而复杂的问题。所以我很幸运,由我接管基金会时,它早已不在萌芽阶段,而已经与许多了不起的人物发展业务。父亲的价值观很好地引导了基金会的发展方向。

  父:顺便说道,另一个对我帮助很大的人当属梅琳达·盖茨(Melinda Gates),她不单是我的儿媳,更是朋友,会提出非常有智慧的建议。

  记:比尔,当你从微软走进基金会的世界,从计算机科学走进自然科学乃至更远的天地时,你有没有从新共事的人身上获取什么建议、学到什么新东西呢?

  子:有,这是一个全然不同的世界,而且我希望能从自己毕生奉献的商业环境和工程技术领域里,去粕取精,并且万无一失。

  记:你在壮大微软的过程中从安迪·格鲁夫(Andy Grove)或是IBM人身上学到了什么吗?

  子:我们在质量监控方面学到了很多,尤其是从IBM日本公司身上。我们的日本用户在整体上对质量和精确度都有严格要求,这很好,因为我们在早期与他们有大量合作。我们跟英特尔几乎是同步成长。安迪有时候非常友好,会给我们提出建议,有时候又非常严格。但无论怎样我们都裨益良多。我是说,他很睿智。他帮助我们用全新的角度思考问题。苹果是我们的竞争对手,但为保证苹果机面向大众消费者销售,微软拥有所有的早期软件,因此是他们的核心合作伙伴。这个学习过程非常有趣,与史蒂夫·乔布斯(Steven Jobs) 共事让人激动,而且时有惊喜意外,不过他很有才华,也在很多方面赋予我们灵感。

  记:这些年来,你从乔布斯身上学到了什么特别的东西吗?

  子:史蒂夫是个会痴迷于某些东西的人,而且我认为狂热这个特征没有得到公道的评价。我对领导技术团队及保证技术质量非常狂热。史蒂夫对用户体验和产品设计十分狂热,这显然为苹果带来了巨大改变,史蒂夫说必须整体一致,不是像委员会那样罗列清单,而要有一个整体观。这一见解很深刻。

  记:你们庆祝父亲节吗?怎么庆祝?

  父:生日之类的我们会办得很隆重,但是父亲节就是偶尔一道吃个晚饭。

  子:是的,父亲节的时候经常通电话。

  父:没错,是这样。

  子:我们的风俗习惯更多是围绕感恩节、生日、独立日和圣诞节进行。不过父亲节是个很好的机会,我会借机通过电话告诉父亲,他树立了一个优秀的楷模形象,是个了不起的父亲。(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