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经
新闻日历
图片新闻
中关村随感:除了卖场更有研发机构 秋色堪比硅谷
中关村,被称为中国的硅谷,这里除了熙攘的电子卖场,...
2010/11/04
组图:重150公斤的Google街景三轮车
剥皮寮是这此次「推荐Google街景三轮车拍摄景点」票选...
2010/08/11
梁祝与英特尔嵌入式的不解之缘
话说,某日,祝英台与梁山伯去逛街……
2010/07/12
美女骑警亮剑大连软交会
6月22日上午,在大连世界博览广场举办的第八届中国国际...
2010/06/23
分析评论
评论:微软之死
大部分公司在走向死亡。本文分析了微软之所以处于危险...
2013/10/04
沃兹:iPhone 5C激不起我的兴趣
苹果发布的最新产品似乎并没有给苹果联合创始人之一的...
2013/09/23

深圳房地产刚性需求大 调控不仅仅是控制房价




作者: 董华波 中国税务报
CNETNews.com.cn
2008-11-12 16:05:55
关键词: 税务 新闻

  近日,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牛凤瑞在接受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深圳目前正处于城市化加速阶段,外来就业者的基本生活需求、原城市居民对住房改善的需求以及工业化完成阶段商业、工业需求的增加,给深圳房地产业带来很大的刚性需求。

  他认为,利用市场价格杠杆分配住房是最有效的方法;只有实现有效的供给增加,才能真正实现房地产和城市化的良性互动。

  有必要刺激房地产需求

  “城市化是现代化的重要标志,也是现代化的动力。”牛凤瑞说,城市化有利、有弊,但是利大于弊。要实现环境好、资源节约型的社会,就要走城市化之路。

  “健康的城市化有赖于房地产业的健康发展,房地产发展跟城市化息息相关。”牛凤瑞说,目前的房地产主要的还是城市的房地产。

  牛凤瑞认为,从去年底以来,房地产市场交易清淡,购房者观望情绪浓厚,房屋销售不旺造成房地产开发商资金链紧张,并且有断裂的危险。如果房地产资金链断裂,则会影响下一轮开发,并会引发一系列问题。因此,对房地产市场实施一系列政策调整以刺激需求成为当前“保增长”的必要措施。

  房地产还要大发展几十年

  “深圳目前正处于城市化加速阶段,外来就业者的基本生活需求,原城市居民对住房改善的需求以及工业化完成阶段,商业、工业需求的增加,带来深圳房地产的刚性需求。”牛凤瑞表示,不仅仅是深圳,从大环境来说,未来几十年,中国处于工业化完成阶段,城市化加速阶段,房地产满足的首先是住房的基本需求和改善性的需求,“中国未来的房地产总体形势,至少还有几十年的大发展时期,到我们实现工业化,实现城市化的时候。”牛凤瑞说。

  调控不仅仅是控制房价

  牛凤瑞认为,中国房地产宏观调控应该是包括三个领域,首先是房地产行业的宏观调控,其次是房地产市场的宏观调控,最后是中国住房保障体系的建设。

  “在房地产市场的宏观调控上,我们现在似乎主要是控制房价,这不合适。”牛凤瑞认为,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主要调控方向,应该是净化市场,减少市场交易中的成本,规范市场交易规则,要进行产品质量的监控,市场信息的传播等等。

  要多建保障性住房

  牛凤瑞表示不赞成政府救楼市,因为美国的楼市危机与中国的完全不同,“房地产行业对经济的影响被过于夸大”。真正的金融威胁在于金融的内部结构,而不是房地产行业所带来的。住房的供给不足是房地产面临的主要矛盾,因此,要解决民生问题,发展房地产,必须有效增加房地产供给,多建住房,尤其是保障性住房、廉租房等。

  牛凤瑞说,“目前都说政府财政收入充裕,但实际上我们花钱的地方还有很多,都需要政府拿钱,可谓任重道远。”他认为,中国住房保障体系建设,要与中国目前的发展阶段、公共财力的支撑能力相适合,我们的住房保障体系建设,才是可持续的、才是可行的,否则将会走向反面。

  牛凤瑞简介

  1946年生,河北固安人。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

  先后主持完成省部级以上研究课题20项,发表的论文、调研报告主要有:《关于城市密集区的几个问题》、《中国小城镇发展不容忽视的几个问题》等160多篇,共300多万字。获省部级一等、二等、三等优秀成果奖、科技进步奖11项。

  □观点

  控制房价的基本途径:

  增加住房的供给

  牛凤瑞表示,房地产行业宏观调控的基本目标是增加有效供给。任何有利于增加有效供给的政策,都应该去努力的试、摸索。目前我国的基本矛盾仍是落后的生产力与人们日益增长的物质需求矛盾,而解决这个矛盾的基本途径就是要增加供给,是发展经济。

  牛凤瑞说,房地产是上下游关联性非常强的企业,适度增加房地产投资,可平衡供给与需求之间的关系。现在大家都觉得房价高,要想真的控制房价过快上涨,基本途径是什么?就是增加供给。而且,增加住房供给有助于消化钢铁、电解铝、水泥等产业的过剩产能,降低金融机构过高的存贷差,通过这些来拉动国民经济的内需,促进经济健康稳定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