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件业

主题:NVIDIA:还原一个真世界 感悟视觉革命的魅力

CNET科技资讯网时间2007-11-07作者来源: 驱动之家
本文关键词:黄仁勋 NVIDIA公司 《圆明园》
演讲人:黄仁勋先生——NVIDIA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兼总裁





主持人:

大家下午好。很高兴今天下午请到NVIDIA公司的总裁黄先生,来给我们做一个报告。

NVIDIA公司是做GPU顶级的公司,是世界老大。大家一定用过PC,很多人玩过索尼公司的PS3,每一个用到图形处理的设备里,都有一个图形处理器。NVIDIA公司的创始人黄先生就在我们这儿,今天能够请他做一个报告,不但体会到技术的发展,而且会体会到一个华人,一个华裔在美国怎么创业,怎样把一个单项技术变成美国的顶级公司,完成整个过程大致需要十年的时间,这在业内也是很惊奇的、传奇式的故事。

请黄先生讲报告之前,先放一段短片,看一看到底NVIDIA公司是怎么发展起来的。(播放短片)

看到了很精彩的画面,也看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更多的是看到了很多熟悉的LOGO。

咱们学校的康副校长刚才跟黄先生会面的时候谈到NVIDIA公司不光是技术,而且是技术和艺术的结合。我们常常讲集成电路设计本身也是一半技术,一半艺术,光看短片不能有很深刻的体会,我们下面有请黄先生给我们讲一讲怎么样能够把技术和艺术、商业结合,带领一个团队十年时间成为行业领先者。

黄仁勋

谢谢您刚才的介绍。我真希望今天讲中文,可是我在美国长大的,中文是在美国学的,所以讲得不够好。我今天讲英文,大家不要介意。

今天给大家介绍公司,这个公司是怎么成立的,后来怎么发展,以及在这个进程当中我学到了哪些东西。当然,我还会给大家介绍NVIDIA公司的具体内容,为什么工作非常重要。还要给大家介绍一些新技术,特别是最近发明的新技术,尤其从计算机和计算的角度来讲应用的范围有哪些,怎样把计算机时代进一步革命化。

首先简单讲一下NVIDIA。1993年,当时我30岁,创立的公司,并担任CEO,算是那个时代半导体行业最年轻的CEO和创始人。

做什么事情,一定要从年轻开始,在年轻时开始做一件事情容易成功。当时我没有电脑,我父亲给我一个算盘,可能是在唐人街买的,这就是我当时创立NVIDIA公司所有的工具,桌子上还有一个电话。实际上不是真的电话,没法打。

15年来,我们的变化惊人,我们从那个时候开始,为世界做了很大贡献,人们的工作方式都因我们发生了巨大改变。NVIDIA公司现在已经在全球有5000名员工,从世界计算的角度来讲,已经是全球GPU老大,是图形处理方面的首选。同时,我们公司的销售额也超过30亿美金,而市场的价值已经近200亿美金。

我已经不记得当年办公桌上第一份文件是什么,但我清楚地记得当时兜里只有200美金,而市场上有当时已经250个竞争对手,而且还包括很多大的公司,像IBM、HP、索尼、富士通、东芝等等,还有太阳微系统(SUN),以及其它的半导体公司,比如思科等。此外,还有小的公司跟他们竞争。

后来怎么有可能250个竞争对手都纷纷退下,现在只剩下一家幸存呢?是什么事情导致的这一切呢?为什么我们成为历史上成长最快的半导体公司呢?年销售额一步步从10亿美金、20亿美金、30亿美金?为什么呢?很多人问我这个问题。

很多人说,黄先生,你是生产芯片的,是非常成功的芯片公司对吧?是,他们这样说非常有趣。因为外界怎么看我们这个公司,和我们自己怎么看我们的公司,不太一样。如果你开过公司,就会理解你们所看到的NVIDIA和我们要做的NVIDIA是不同的。

我今天就是要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到底是做什么的?为什么会成功?我们看到的是什么?与250家竞争对手有什么不同?为什么我们公司会持续发展?

先给大家介绍一下背景情况。

我们是做GPU的,游戏机、工作站、桌式电脑、笔记本、电视机等,还有一些手机都会用我们的GPU,也就是说不管哪个地方,只要需要显示器,就需要NVIDIA的GPU,就有NVIDIA的生意。

NVIDIA给大家所展示的一个芯片公司。但在我看来,NVIDIA不光是芯片,我看我的公司的时候并没有只看到芯片,而是专注于世界上最复杂的、最困难的视觉计算问题。

大家可能都知道,一个问题出现后怎样解决,取决于怎样看待这个问题以及最终怎么解决问题。比如我告诉大家,要搞一个最棒的或者最快的图形芯片,如果给自己设定这样的问题,说明你将要有信心去解决这个问题,首先要想图形处理芯片是什么,然后会尽最大努力,最大的智慧,制造出世界上最棒的GPU,这样就会成为一个非常成功的公司。

但是要想让公司持续发展,也需要其它动力,比如生产芯片并不是最终的目的,为什么要生产芯片才是目的。

我们经常对自己说,我们的目标是解决世界上最复杂的计算问题,不光是看到这些问题,而且还要避免半导体公司,像IBM、HP公司所遇到的问题或者陷阱,为什么呢?因为现在世界越来越复杂,最复杂、最难的一些计算问题,也许是最小的设备当中会出现,可能是手机,可能视频游戏也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或者是下一代新车的导航系统,不知道问题会出现在哪里。但是如果专注于这方面,就会想一下如果是专注于想解决问题的手段,就一定会比竞争对手做得更好,因为你专注于想这方面的问题,突然会觉得你的成功体现在很多方面,比如客户,他可能需要你给他提供一个软件解决他的问题。

如果对自己说你的工作就是要生产世界上最好的芯片,就会想软件跟我没关系,我只会生产芯片。如果跟自己说是工作站的公司,一个游戏公司来找你,你会说游戏跟我有什么关系,不会感兴趣的。如果跟自己说你是搞计算机辅助的,艺术家找你来,想搞一个非常漂亮的电影,你会认为这个跟我没关系。

但事实上他们都有一些共通的东西,都是搞视觉计算方面的工作,虽然这些工作都有一些困难,亟待解决。

最基本的东西是什么呢?也就是我们和其它竞争对手最大的区别,区别在于我们会看到一两年以后更大的图片,我们比他们想的更远,解决这些世界上出现的计算方面最大的困难。现在很多车中都有NVIDIA公司的GPU,硬件、软件当中都有,不光卖芯片,还卖系统,我们的系统在服务器里。我会给大家讲一下超级计算的系统,的确解决了最大的计算方面的困难。

有一点非常重要,当你开始做一个公司的时候,或者开始一项研究工作的时候,或者做一项家庭作业的时候,第一件是什么事情,首先要把这个问题描述清楚。

GeForce主要是提供电脑娱乐方面体验的产品,有一点非常有趣,MBA或者其它关于营销方面比较感兴趣的,会看到,当你有一个品牌,有一个产品的时候,第一件事情应该意识到这个产品的目的是什么,给客户能够带来什么。如果能够给客户带来长时间的持续性的保证,这就是一个品牌,一定要实现这个保证。

GeForce就是这样的品牌。我们没有在GeForce上打过一个广告,没有花一美元推销GeForce,只做了一件事情,就是卖我们的产品,实现我们对他们的承诺。

还有Quadro,这是创新的产品。Quadro是为专门的工作人员,比如生产汽车或者搞建筑的、艺术的,造船的,造火车等专业人士,供他们搞设计用。

这些人的时间非常宝贵,任务也非常重要,需要精确计算。他们的工作可能会产生几十亿美金的收入,所以工作态度非常认真,希望有认真的合伙人和非常好的工具来解决他们的问题。Quadro就是为他们这些人设计的。

Tesla主要是用来进行发现的,什么意思呢?就是可以把很多数据获取过来,从数学的角度讲就是非常迅速地把它计算出来,使你有更多的发现。

这三大类处理器都是基于GPU的图形处理器。

很多人认为NVIDIA公司是一个游戏公司,倒也没什么错。我一开始创立这个公司的时候,在硅谷融资,有很多创投也想在小的公司进行投资,我跟他们说我们想搞一个视觉计算的工作,想生产图形处理器,我们有这方面的技术,当时他们是这样回答我的,他说你到底想生产什么东西,最关键的东西是什么,我跟他们说应用范围非常广,就跟你讲游戏吧,他们后来回答我说你们生产玩具,生产游戏,我不会给你投资的。后来我又跟他们解释说,过去,人们的娱乐就是读书、听音乐,看电影,但今后人们会希望有更多的互动,希望有三维图形,讲述一些更加互动的生动的故事,我又给他们解释什么是游戏。

NVIDIA公司为什么今天非常成功?还有其它的因素,比如说不光生产芯片,同时还想内容,芯片会带来什么样的内容,同时还想技术应该应用在哪些方面。我们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鼓励或者调动全球人民的激情,让他们了解什么叫三维的图形处理器,给他们提供很多工具,让他们达到创新和受鼓舞的感觉。

刚才我和康副校长也谈到了这个问题,他们用我们的技术进行图像的重新建造,也就是不同的数字图像不同的层面,都用我们这种芯片,可能花五个小时、十个小时完成一个画面,比如说到医院,如果效率很低,可能病人就会无法及时医治,就像乳腺癌。我们的技术从最基本的角度,解决了很多应用方面的困难,也许你们会看到。2008年奥运会的时候,会有很多三维图像的东西,会经历很多这方面的,包括游泳,我个人非常期待它的迅速到来,每一项运动赛事,不管是跑步、游泳,都会有三维图形给他们做一些画面,帮助大家看到现场的东西,赛车的时候也是这样的。

GPU未来的趋势,就像眼睛一样,透过眼睛看到外部的世界。

刚才给大家举了几个不同的例子,解释一下我们都做了哪些方面的工作。有一点非常重要,首先,一个公司的目标是什么,问题的描述是什么,这点非常重要。

在此之后,我们应该有一个愿景,公司应该怎样发展。

早期,我们给NVIDIA的定位就不是一家简单的IT公司,而可能是一个技术和艺术交界处的公司,可能是50%的芯片公司、50%的技术公司或者是50%的艺术公司。因为这样的定位,我们才会推出相应的产品。OpenGL是一个很重要的API,可以帮助三维进行纹理、角度的设计,它像一个工具箱,有很多驱动器,现在已经成为艺术家最棒的工具之一。

技术和艺术的交汇可以帮助我们进一步推动我们的发明。

举一个例子,进一步说明我们的艺术,正是由于GPU世界计算的技术,还有着色,才能使得这个产品艺术品成为可能。

现在我邀请金先生上台。金先生是中国社会的名流,他做了一个非常棒的纪录片 -《圆明园》,是中国第一部大型数字影片。





金铁木:

大家下午好。因为确实没想到能够到清华来,我十多年前在北大待过一段时间,那时候就不敢到清华来,今天确实比较紧张,因为在我的想象当中,清华一直跟技术两个字有关系。我从小发现对技术非常业余,非常不敏感,但是今天还是鼓起勇气到清华,能够跟大家说两句话。

我叫金铁木,是中央电视台非常普通的导演。如果在座有人看过,我去年拍过一部电影叫《圆明园》,圆明园就在清华的隔壁,相信很多人都去看过。我简单说一下《圆明园》的创作过程,可能跟大家多多少少都有点关系。

大家都知道,传统的电影都有电影美术,如果我们要去搭一些景,建一些宫殿,演员表演的地方,这时会用真实的材料搭建场景,但是因为圆明园建了150年,它的面积大概是600多个足球场大小,曾经是世界上最豪华的皇家园林。我们用传统的技术,传统的电影美术,肯定是无法实现的。所以当时做影片的时候,我就硬着头皮,因为技术发展到这一步了,我们用电脑、三维、数字技术来做圆明园,事实上在中国,数字技术应用到电脑这块,确实相对来讲还比较落后。比如说大家都比较了解的《英雄》、《黄金甲》投资比较大的电影,在数字技术这块基本上都是在国外完成的,我们没有办法。我们公司来讲自己做数字电影的三维技术。事实上整个《圆明园》是一个半小时,我们做了40分钟的数字电脑技术,非常有意思。

跟黄先生认识以前,我仅仅是一个导演,技术最后怎样变成影像的,我非常不了解。后来跟我的技术总监问了一下,我们用的是什么东西,因为当时我知道在数字技术里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叫显卡,我当时问他我们用的是哪儿的显卡,他说我们用的是NVIDIA显卡,我说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大概是在一个月以前。

我们公司大概有几千人,全是像清华这样的大学的毕业生到那儿工作,后来我才知道世界上还有NVIDIA。我不知道它没有关系,但是我知道不用它的技术就很麻烦。所以我对技术非常自卑。NVIDIA显卡的技术,类似在图形处理方面的技术,比较高端的或者最高端的应用,很有可能在电影领域成为最重要的应用。随着我们国家的电影发展越来越迅速,我所了解的是我们在这块的应用前景将会非常广阔,并且技术的要求越来越高。

《圆明园》里大概用了40分钟的数字技术,复原了当年的圆明园,其实是用来再现历史。这儿有一句话叫做“还原一个真世界”,放在我们所做的《圆明园》这部电影,就是再现当年的历史。很实际的讲,如果没有类似NVIDIA这样的技术,做《圆明园》这样的电影是不可能的。只有有了这样的技术,《圆明园》这样的影片才会诞生。

今年我们又在做一部电影,讲的是唐朝时期的长安,从公元7世纪到公元9世纪,整整300年,世界的中心,真正的国际大都会,比曾经的伦敦或者现在的纽约在国际上的地位要大的多的多,真正的世界中心整整300年。我们仍然想用这个技术去把当年的长安恢复起来,再现历史,还原历史方面真的世界。

黄仁勋:我同意金先生的观点。

金铁木:有一个小小的片断,大概5、6分钟,诸位看一下,是《圆明园》里我们用NVIDIA技术做的三维还原,看看当年的圆明园。

黄仁勋:太棒了,太漂亮了,的确是太漂亮了。所以大家现在可以明白我刚才讲的是什么意思,我们公司做的事情,通过这个短片大家可以看到,的确是技术和艺术两者的交汇。有非常棒的技术,才能实现这一点。但是光有技术还不行,还要有创造力、想象力才可以。像金先生一样,有想象力才能把这个产品做得非常好。

我给大家讲这个故事是有理由的。

一个公司首先目标应该非常明确,这个目标的确应该是长远的,而且是有意义的。

第二,一定要明白这个行当是要干什么的,比如说我们公司是艺术和技术的结合,要有梦想,去追逐梦想,还有些基本功的东西实现梦想。

我们看一下NVIDIA公司第二个发展阶段,可能在座的有些人是学商业的,大家都知道技术是怎么发展的,会了解曲线是什么意思,一个公司产品的发展,到了一定的程度,达到成熟,成熟以后就会上涨,就会变成一个商品。

我们创造了另外一个曲线,就是新一代的增长速度和模式,第一阶段完了以后就产生第二阶段的模式,才能使我们发展到今天,比如说可编程的着色技术,GPU有一些特点,这种特点可以实现或者解决比较难的问题。GPU的计算能力是非常有必要的,这样才能创作出逼真的画面。

我们擅长解决哪些方面的问题呢?未来世界发展的最重要的问题,比如不同层面图像的丰富和处理,比如说分辨率无限增加后会产生很多噪音,比如有一个传感器发现一个新的黑洞或者获取一些天文数据,但数据太大,需要我们的产品计算能力非常快。

另外,市场还有别的许多需求,比如,计算型的财务,计算型的化学,计算型的基本分析,纳米技术,化学分子的分析等等,这些行业和学科中的计算问题,都会花几个小时、几周、几个月。我们现在有一个新的技术叫CUDA,可能搞计算机的都会明白,去计算机上搜一下,就会发现有多少研究人员在用这个技术。如果是C版的延伸,下载下来就可以了,可以编程,就会看到10倍、15倍,甚至20倍画面的改善。很多人都没有想到,现在有比CPU的功能大一百倍的技术,我年轻的时候都没有想到计算能力可以扩大到一百倍,以为在我一生中不可能实现。

我就讲这么多,看看大家还有什么问题。

主持人:

我们听了两个很精彩的故事。第一个精彩的故事是黄先生怎样从一个梦想,从一个技术变成世界顶级的公司。第二个故事是我们的导演怎样利用这个技术,给我们再现了身边经常看到的遗址。将来在座的人也可能有一天,你的梦想,你的技术可能会超过黄生先生。但是在超过之前,先需要向黄先生学习,今天就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大家有什么问题,欢迎 提问。

提问:

我是学计算机的,有两个问题。一个是当初创建公司的时候有什么勇气?第二,作为清华和NVIDIA合作,将来有没有前景性的东西,我们学生也可以介入进来?

黄仁勋

非常高兴你也是学计算机的,将来和清华合作非常广泛,内容非常多。计算机领域当中有一个数据怎样更快速的计算问题,要花很多时间。一般的数据集成CPU都可以做到。但未来数据会非常大,需要的数据可能是通过传感器或者怎么样的,但是很难找出正确的答案,一旦数据多了以后,可能会有些新的模式等等,还有革命性的东西,整个会把学科和科学很多方面都会进行革命性的变化。但是关于合作方面,跟马教授见面以后,将来还会探讨,把研究人员派到清华来,探讨一下哪些方面可以合作,谈得更加细一点。

第一个问题,关于勇气,很多是完全与生俱来的东西,有些东西是碰巧的。CPU是在校的学生最初提出这个想法,是基于OpenGL的语言,今后我的工作会有很多这方面需要勇气的地方,可能在未来几年当中,首先很重要的是要保持直觉,时时刻刻知道最需要什么,开始提问题。问完问题以后,可能有人听你的问题,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一定要有勇气,当你获得信心和问题以后,产生了互动,作为公司来讲,可能就会花5亿美金进行研发,生产芯片、处理器等等计算型的GPU。

提问:

您给我们讲讲基本的经验,比如公司创办的时候应该注意什么。第二个问题,您的企业文化是什么。您想实现什么?

黄仁勋

在公司初创的时候我是这样想的,要有些什么样的计划,一开始是错的,可能当时有什么期待,期待本身也是错误的,因为当时你也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创立公司的时候可能有很多风险,任何事情都有风险,好多事情会是阻力,会阻碍你进一步发展,所以当时没法预测公司会发展成什么样的,但是有一件事是可以预测的,也就是说信心有多大,有多大程度的热情想做这件工作,这点可以决定公司是不是能够成功,这是你的公司,不要管别人怎么想,这是你的努力,是你的热情,你应该尽最大的努力,不要去想别人怎么看待你,我从来不去担心财务分析师怎么分析我们公司,我就只管我自己,我就想我自己的事情。伟大的艺术家也是这样的,伟大的企业家也是这么想的,伟大的发明家也是这样的,他们有他们自己的想法。

公司文化,我也学到了一些东西,非常想改善,但我知道企业文化需要一些改善的地方。NVIDIA公司从企业文化来讲,一定要承担风险,我对失误还是很有耐心的,可能大家都不了解,我的错误是非常多的,我的失误比我的正确决定要多。但是我对失误是比较有耐心的,实际上大部分研究人员可以告诉你,对失误的容忍的确是创新发明最重要的基本前提,可能你今天会看不到,但是有一段时间NVIDIA公司,最起码有五次不能再干这个行当了。我当时承担了很多风险,从失误当中去学习。还有一个事实,我们公司从智力角度来讲,一定要诚实,什么意思呢?智力上的诚实,就是对自己要诚实,而不是简单的诚实,简单的诚实的意思是你要对别人诚实,一定要有自我批评的精神,一定要搞清楚自己哪些方面比较擅长,哪些方面是缺点。当我犯错误的时候,自我批评,这就是个错误,我并不是说这是一个缺陷,一个挑战,并不用这种词汇,就说是失误。而我自己犯错误的时候,就会说我的错误,而不是说我们的错误。这个特点会促使我们不断地去调整,不断地去学习,而且快速地调整、学习。

我们怎样能改善企业文化呢?全球对我们公司的意识,NVIDIA毫无疑问是西方的公司,很硅谷化的公司,这是公司的一个特点。但是我们也要向全球发展,一定要有这种意识,从发展来讲应该全球化,但是公司的文化只有一个,这样才可以使我们在中国、日本、印度其它国家和地区的员工更好的协作。给大家举个例子,在硅谷,当我问一个问题的时候,答复是肯定的就是肯定的,否定的就是否定的。但是当我在日本问一个问题,这件事情你能做吗,他的回答就不是肯定和否定,他回答说太难了,我会尽最大的努力,所以日本的回答是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在中国我问他们这样的问题,中国的答复是没问题,实际上他们说我们能做,也许他根本不知道能不能做。我们毕竟是硅谷的公司,我们相信可以跟全球任何一个国家的员工沟通。

提问:

我是学电子工程的。我想给大家讲一个故事,是我和NVIDIA之间的故事,五年以前我想搞一个新的游戏,也是计算机游戏,我买了一个显卡,是NVIDIA的芯片,我付了1700块。

黄仁勋

谢谢。你买了我们的产品,我才能到中国来。

提问:

Gefore400,我认为这个产品很好,这个产品的性能非常好,我非常喜欢。我非常感谢你能够生产出这个产品,也特别感谢我父亲给我这个钱买你们的产品。

我刚入学,你在大学里都学到哪些东西,哪些东西对于你未来的事业发展起了最决定性的作用?有没有对我们年轻的学生有什么建议?

黄仁勋

问题问得不错。我在成长的历程当中,实际上我是非常所谓僵化的做事情的方法,比如说做家庭作业的时候,每一根线都是用尺子画好的,每次都写的非常好,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一直到上大学都是这样的。我就像你一样,我是非常僵化的,好像什么事情都得追求完美,不完美就不高兴。我上大学的时候上的一个课很有意思,是工程设计方面的课程,有一个教授给我们布置了一个没办法完成的任务,除非你不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可以完成这个任务。当时我的教授是这样回答我的,我并没有说你的答案一定要多么完美,0.63跟0.94,对于教授来说没什么区别,他对我的0.63的答案是非常满意的。上这个课让我学会了理解水平和低级的分析区别开来。我用直觉的计算运用到工作当中的方方面面,一堂课就学会了一种方法。作为一个完美主义者当然也不错,这样会使你的工作不断地努力,不断地完善,但是完美主义者又会导致你第一步起步非常难,因为要求什么都完美。所以这个教授真的使我的未来产生了很大的变化,他教我直觉数学来解决生活当中的很多问题。

提问:

我的问题是你认为这个图形技术未来会是什么样的,20年以后?NVIDIA公司在未来图形发展的技术当中,是什么样的角色和作用呢?NVIDIA公司会有什么样的挑战?

黄仁勋

首先我们没有这个问题的答案,但是你提出这个方面我非常高兴,我可以讲讲图形计算领域。图形画面就像电影一样,在未来会越来越好,这一点是没有问题的。我相信很多画面会越来越真实,也就是把事实和幻想更好的融合在一起,应该有一种愿景的东西,从视觉效果来说,将来肯定会更好。对这一点我是确信无疑的。

提问:

谢谢您刚才的发言。我有一个技术的问题,我学计算机,同时又学生物学,每天我有很多数据要处理,所以计算的能力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我在上课的时候,老师告诉我用NVIDIA的显卡就可以加快我的运算速度,这是我为什么今天来听您讲的原因,很高兴有一个新的产品叫Tesla。我的问题是NVIDIA公司有没有计划推出更多的可编程的产品,像JAVA这种技术,或者有没有时间表?

黄仁勋

GPU图形处理器肯定会提升运算速度,这点是毫无疑问的。你对这些方面感兴趣,但是我对你的问题现在还没有答复,因为我们还没有开发出更好的产品。

提问:

我是学电子的,能不能告诉我们你对DSP结构的未来是怎么看的?

黄仁勋

我认为GPU是21世纪的DSP,数字计算处理是窄带的计算模式,但是它应该升级。

提问:

你对自己为什么充满了自信呢?

黄仁勋

碰到这种情况不要害怕,一定要自信。不要怕失败。要是怕失败的话就是很糟糕的事情,就是做自己的事情。没法提前做好准备。首先有这种能力,对自己要诚实,一定要明白自己做错了。你刚才的感觉是非常自然的,人人都有,我也有这种感觉。

提问:

请您描述一下图形处理器未来是怎么样的?

黄仁勋

图形处理器的前景非常广大。显示器的革命,再加上处理器的进步,会使未来发生很多变化,就想一下一个医生戴着眼镜,无线可以上网,超声波接到病人身上,我们可以实时的把画面放到他的眼镜上,如果能够实现这一点,医生就不得了,可以去诊断病人。这种想象,这种梦想真的是非常快乐的。最重要的是把梦想实现了。

提问:

首先感谢你和NVIDIA公司。没有NVIDIA的产品,我就没法玩一些有趣的游戏。

黄仁勋

还是要把家庭作业做好。

提问:

英特尔会把奔三卖出去。NVIDIA未来会怎么样?目标是什么?

黄仁勋

问题问得非常好,我们公司的目标,目标是非常人性化的东西,我的目标是什么呢?很多老师会告诉你使命是什么,使命和目标是一样的。NVIDIA公司的目标是成为世界上最棒的GPU公司,是世界上最好的GPU公司。肯定要和其它的计算机公司进行竞争,我们的目标从来不是针对人,跟任何人没有关系,我们不是跟他们竞争,而是要解决世界上最复杂的问题。在这条路上你会发现,并不是要去打败某个人,我们要解决的是最复杂的问题,这就是每个客户会支持我们的原因。我不太喜欢公司之间互相打败对方,我喜欢不断追求发展,如果有目标,就会引导你的公司,不太会关注和别人的竞争。公司总是专注跟别人竞争,公司被打败了以后又怎么样呢?你的专注力又会是什么呢?如果你的目标是要打败最好的公司,那从NVIDIA来讲这个目标已经实现了,这种目标是不够的,我给我的员工更广泛的目标,没法实现的目标。非常好的问题。如果大家把这个录下来的话,列入MBA的课。我年轻的时候能够问这么聪明的问题就好了。的确从这个角度来讲,一定要会问问题,实际上问题的答案非常简单。

提问:

我也是学电子工程的,喜欢玩游戏等等。我的问题也是关于游戏的,我想目前您对公司的专注力是多大?今后的专注力是多大?

黄仁勋

我们花的精力很大,我们公司是一个芯片公司。如果你是一个医生,就会了解你的工具是什么,怎么才能帮你解决问题。我们公司成功的经验是给最终消费者提供最好的产品,做到最大的程度,这样做的话是不够的,比如游戏开发商,我们鼓励他们,鼓舞他们跟我们合作,现在很多公司的质量和画面完全都是我们的技术,是我们发明的,所以我们给游戏开发商提供这种技术或者工具,艺术家就可以更加好的去表现他们的想象力等等。

提问:

我是刚上清华大学的,非常荣幸能够在这里听到您的演讲。作为一个一年级的学生,我有一些困难,得跟其他人进行合作,我想了解一下作为一个公司的CEO,特别是一个大公司的CEO,怎么跟世界不同的国家,讲不同语言、背景不同的员工进行沟通?

黄仁勋

为什么其他人会找我进行合作呢?我是这样想的,我也希望你们已经看到了,你要问我一个问题,我就给你一个非常真诚的直接的答复,不是一种高层次的答复或者是OPEC级的答复,就给你一个直接的答复,所以我的员工问我一个问题,我就给你一个答复,就这么简单,一定要慷慨,如果愿意跟别人一块工作,和别人分享脑子里是怎么想的,把这些想法拿出来,帮助你的朋友,就像我帮助我的员工一样,能够帮助他们超过自身思考的想象力,他们就愿意和你一块工作。

提问:

首先我感谢你给我们提供这样的机会。2002年的时候,软件公司认为GPU会走下坡路,2003年,你跟一些软件公司商谈,解决这个问题,这是一年的时间,在这一年当中,ATI公司抓住一些上升的机会,所以我想知道你怎么看整个事情,当时怎么把机会让给ATI了呢?当时NVIDIA公司不给ATI机会,ATI今天也不会上升到这个程度。

黄仁勋

你说的是不是微软公司?我当时跟微软公司有不同的意见,我们后来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在DirectX 10进行合作,花了4年的时间进行合作,合作的结果非常好。大的公司,任何的公司之间合作都会有问题,都会有不同的意见,并不是互相之间怨恨,只是对问题有不同的看法。当我们有分歧的时候,ATI就有一个优势,有一个机会,是,没问题,如果有机会就有机会吧,事情总是这样的。当时的确让NVIDIA公司经历了艰难的时候,的确有些时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艰难的,作为一个公司的领导层,一定要专注公司的组织架构。当一个公司非常成功的时候,员工非常开心的时候,没有人去听你了,当你非常成功的时候,挥着拳头跟他们说话,他们就不爱听。当一个公司快死掉的时候,人们就会非常有专注力,专注力非常好,有的时候受到一点压迫或者吃点苦,倒不是坏处,这可能是亚洲文化的根源给我带来的特点。

提问:

谢谢你黄先生。我知道NVIDIA公司是全球GPU方面领先的公司,对我来说,我想找一份好的工作,也许会加入NVIDIA公司,因为我的专业是微电子,我知道您已经实现了您的美国梦,我实现了我的中国梦,在我30岁之前也想成立一家公司。

黄仁勋

在互联网的世界里,你30岁开一个公司,就太老了。

提问:

我的问题是你认为CEO最重要的素质是什么?这种性格或这种特点或者个性是什么?

黄仁勋

性格是这样的,可能来自于父母或者生活的经历。我非常幸运,我的父母非常出色,我的父亲是一个非常好的工程师,做事情非常精美。我的母亲是一个非常有决心的人,非常有意念的人。我妈妈教我英语,可是她现在还不会讲英语,她打开字典教我们学英语,这就是中国教育孩子的方法,都是一些好的特点,在我成长的过程当中,从父母那里学到的。我的一些经历也给了我一些机会,所以是几方面的结合,最后怎样身处逆境去应对它,我认为逆境或者是挑战,或者是痛苦反而使我做事情做得更好,因为我受到了压力,有压力的时候比没有压力的时候做的事情更好。当我受到压力的时候,好像我做得更好,而不会发疯。好多人应对问题能够处理的好,并不是因为他们不紧张,只是说他处理的非常好,有一点我可以给你一个建议,当你面临挑战的时候,把它看作是一种机会,而且机会给你带来一种享受。有的时候你碰到逆境,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偶尔碰到一次,你应该抓住它,把它变成好事情。

提问:

我听说AMD和NVIDIA既有合作也有竞争,这种关系你怎么处理好?

黄仁勋

不容易,如果是在竞争的基础上管理一个公司,是非常不容易的,我们也跟他们有合作,合作没有什么问题,因为大家都是专注于客户,我专注于要解决的问题,专注发明什么,而不是要打败谁。在NVIDIA增长期间,AMD、英特尔也在发展,我的发展并不是说踩在他们的脖子上,他们反过来也不是这样的。如果你认为世界很小的话,就认为发明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如果在校的学生跟朋友讲学校里新鲜的东西,可能有的时候会发现跟别人合作比较困难,我没碰到过这种问题,我上大学的时候,人家抄我的作业,没事,抄吧,可能在座的教授、老师都不愿听到这事,但是对于我来说没什么问题,我愿意和别人分享。分享知识的时候,包括整个周边的生态环境,跟别人分享,人家也会跟你分享,这是平等的机遇。

提问:

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每一个企业都有文化,您已经成功了,实现了美国梦。从您个人的角度来说,你认为成功的企业家,从文化角度来说有什么优势和劣势?有一个时间点的问题,有的时候问题太大了,没法去跨越,所以到目前为止,在美国的文化当中需要改善什么?

黄仁勋

实际上你问了好几个问题,这几个问题都很大,我还是回答一下关于文化方面的问题。其中有一个问题我没有听的太清楚,如果问题特别大,我怎么去做呢?我在学校的时候,有一个教授,我从教授这里学到很多东西,他在测试之前的5分钟,如果不及格就放弃,他说这个话我当时没明白是什么意思,后来搞明白了是什么意思,如果你顺着这条路继续走下去,不行,走不通,就闯一条新的路,现在我还相信这一点。有一条路走不通就放弃,开发一条新的路,可以绕过去。我不认为任何逆境不可逾越。有很多公司都是不断地创造自己,诺基亚公司现在是搞手机的,以前是生产卫生纸的,后来他们不断地创新。所以不管做什么,如果失败了,不及格,并不代表真正的放弃,要尝试新的东西。

提问:

下午好。第一个问题,杂志上说你的职场生活非常有意思。杂志上的画面跟你站在这儿的画面不太一样。

黄仁勋

那时我比较胖。如果你像我一样爱吃,就很难减肥了。因为我经常旅行,所以有很多机会吃好的东西,增加很多的体重。但是每周我还是有两天的锻炼时间,体重也没有变化,只不过跑到其它去了。

提问:

第二个问题,关于你的职场生活,原来你在LSI Logic公司工作过,我没有听说过这个公司,你在LSI Logic这个公司工作八年。在这个工作的经历当中给你带来什么样的经验呢?

黄仁勋

LSI Logic公司,很多人都不了解公司,给我后来带来的启发很多。硅谷这个公司当时非常不错,我是第一代使用这些设计工具的设计师,手工电路设计师的最后一代我都经历了。这个公司的确对工程师设计芯片创出了非常革新化的工具,他当时的想法的确是革命化了很多公司,像微软公司后来的成立等等,我认识到不同的人,后来我才知道他们认为LSI Logic这个公司非常重要,非常好。很多公司现在的CEO都是从那个公司出来的,当时我很年轻,他们也很信任我,把很多重要的事情交给我,也给我很多挑战,的确加速了我的发展。当时我只有26岁,28岁的时候已经学了很多战略规划,怎么领导员工。LSI Logic的经历对我来说非常宝贵。

提问:

非常高兴能见到您。我是北京科技大学的学生,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您在研发方面花的钱很多,在广告方面没怎么花钱,我的问题是广告会进一步多花点钱吗?这样越来越多的人了解你们公司的产品,就像金导演都不知道你们的产品。第二个问题是您公司的芯片里面的晶体管比英特尔芯片的晶体管多,您对中国芯片的开发有没有贡献?愿不愿意提供一些帮助?愿不愿意帮助中国的晶体管制造公司或者IT行业,帮助他们提升?

黄仁勋

两个很好的问题。首先要这么看NVIDIA,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50年前的产品是一样的,从技术开发这个曲线来说,的确是最前沿的。百事和可口可乐公司没做研发,大部分钱花到广告上,也是一种营销,能接触消费者。我一开始只要多一块钱,就得做研发,因为我在这方面要做的事情太多了,也许在某些时段90%的研发,10%的广告,有时是80%的研发,20%的广告。AMD的CPU,英特尔的CPU里,我们公司的GPU,可能都没法区别差异是什么,这时营销就非常重要了。所以要明白在技术发展上处于哪个阶段,行业处于哪个阶段,怎样找一些资源,你是经理的职务,当资源有限的时候应该有效地分配资源。我的资源最有限的部分是现金流,所以我要正确分配和使用。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和中国大学的合作,问题是和中国合作什么方面的技术,是昨天的技术还是今后的技术。电路方面,IEC方面的合作对我来说是非常有意思的。当然,对未来的模式,我是非常感兴趣的。我们现在不是半导体公司,可能很多人都不认为微软是硅片公司,我不认为我们是硅片公司,我们是创新的公司。

提问:

NVIDIA公司最重要的就是解决问题,你的目标是什么?成为一个成功的CEO还是什么?

黄仁勋

你的问题是两个层面,一个是目标是什么,目的是什么。我的目的是当一个好的父亲,当一个好的丈夫,在家里做一个非常好的角色就可以了。我的职业规划是创立一个公司,创造一个历史,遗留下来很多对世界能够做出贡献,对人类做出贡献的东西,这是目标。目的是什么呢?我的工作目的就是使NVIDIA公司的员工,能够尽最大的努力实现他们想要实现的东西,在我的帮助下,我们可以共同地完成、达到更高的目标,更好的事情都可以做到,完全释放我们的潜力,没有我的话,他们就没法实现。

提问:

谢谢您选择我提最后一个问题。您开创一个公司的时候,怎么去找合作伙伴?第二个问题是怎样吸引、说服优秀的工程师跟您一块工作?

黄仁勋

问题问得非常好,刚才你描述的情况是最大的挑战,也就是NVIDIA公司初期最大的挑战,很难解决这些挑战。怎么说服人家给你钱呢?相比吸引天才来说,实际上倒是挺容易的,为什么?天才有很多机会,他们会选择你或其他人,他们会选择你的事业和其他人的事业,他们的机会很多,必须被你吸引来,他们必须放弃其他事情到你这儿来。他们不光想怎么跟你合作,还会想机会成本,因为他们是天才嘛,可能百万之一或者千万之一,这是最难的一件事情,我现在没有答案。最重要的一点是要诚实,要非常诚实,必须有一个很坚强的信念。没有坚强的信念,怎么说服一个天才呢?也就是我怎样去吸引人才,这是很大的挑战。在公司创立之初,得信任别人,方方面面的信任,智力的能力、性格等等。

提问:

我是学软件的硕士生,我的问题是Google、微软很多研发中心都放在北京了,但是NVIDIA把研发中心放在上海,为什么?

黄仁勋

问题很好,有两点,当你开始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有两个方面要做。现在这个世界是非常平的,选址并不重要,我们在莫斯科或者波士顿、德克萨斯,或者在硅谷,不管在哪儿,深圳、上海都有研发中心,还有业务开发中心,一个是看这个地方有没有能力和人才,北京有很多,我们需要很坚强的领导层,我们搞研发中心,一定指的是非常强的技术领先。我们在北京的销售和营销市场都不错,在他们之下,可以在北京把我们的业务开发中心建得最好,不管在哪个地方选址进行中心的建设,必须把办事处建成最棒的,才能吸引其他员工。

谢谢你们提出很多问题,问的问题的确非常好,谢谢你们抽出时间,我今后还能够再次见到你们。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支持
愤怒
无聊
暴汗
养眼
炒作
不解
标题党
搞笑
用户评论
用户名
评论内容
发表时间
- 发表评论 -
匿名
注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