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业
新闻日历
图片新闻
中关村随感:除了卖场更有研发机构 秋色堪比硅谷
中关村,被称为中国的硅谷,这里除了熙攘的电子卖场,...
2010/11/04
组图:重150公斤的Google街景三轮车
剥皮寮是这此次「推荐Google街景三轮车拍摄景点」票选...
2010/08/11
梁祝与英特尔嵌入式的不解之缘
话说,某日,祝英台与梁山伯去逛街……
2010/07/12
美女骑警亮剑大连软交会
6月22日上午,在大连世界博览广场举办的第八届中国国际...
2010/06/23
分析评论
评论:微软之死
大部分公司在走向死亡。本文分析了微软之所以处于危险...
2013/10/04
沃兹:iPhone 5C激不起我的兴趣
苹果发布的最新产品似乎并没有给苹果联合创始人之一的...
2013/09/23

破局“技术引进”




作者:
CNETNews.com.cn
2007-10-17 19:05:29

刚刚落幕的第3届中国科学技术大会,距离它的首届,已经有近30年;中国企业“以市场换技术”、“股权换技术”的理想实践也已经有20年……中国独立自主的尖端科技,随着神六升空已令世界惊奇;而中国企业用市场换取海外商业技术的收获,却着实不尽人意。

    于是,这一产业思路近来正越来越频繁地成为人们诟病的对象。最常被提及的,就是汽车业——我国三大汽车公司合资以后,中方非但没有掌握核心技术,反而削弱甚至废弃了自己原来仅有的一点儿研发能力。

    “市场换技术”的目的显然是“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但事实上,我们引进的都是什么样的技术?又是怎样进行消化吸收再创新的呢?

    有数据显示:跨国公司向中国转移的,多数是在其母国已经过时的技术。近年来,跨国公司虽然加大了在华研发投入,在华设立了多个研发中心,但只是使用物美价廉的中国人才,而知识产权仍然归外方所有。虽然产品研发行为是在中国发生,但是产生的经济效益却不在中国。

    而多年来中国企业对于技术的消化吸收,也极为薄弱。就看我国大中型企业引进技术费用与消化吸收费用之比,1997-1999年分别为17.44∶1、14.67∶1和11.45∶1。既然连引进吸收都做不好,创新就更谈不上了。

    对于“短平快”项目的过度关注,对于前瞻性、基础性研究的忽视,都是造成技术被动依赖的原因。在科技飞速发展的今天,引进的技术很快就会过时,中国企业陷入“引进-落后-再引进-再落后”的怪圈也就不足为奇。

其实并非不可能

    在上海贝尔与阿尔卡特进行股权谈判期间,时任总理朱   基在接见阿尔卡特董事长谢瑞克时说过:“股权多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不是把技术转移过来了。”上海贝尔阿尔卡特的股份制改革,其典型意义就在于通过控股权的转让,换来了最前瞻的技术、属于中国的知识产权、参与全球研发的机会,并通过自己的努力,建立了国际水平的研发能力。

    这些,是跨国企业带不走的东西。他们的经验表明: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进行技术的跨越式发展不是不可能的。毕竟,我们的人才不欠缺智力和能力,我们差的只是视野和积累。

    “中国创造”已成为时下国内官产学三界的口头禅,但它不应只是一种口号,更不应是一种民族情绪的渲泄。

    中国企业还需要脚踏实地,还需要技术提升,那就从切实地“引进”并“留住”核心技术开始吧!

    责任编辑:杨 光

上海贝尔阿尔卡特
    中国土壤上的技术领袖

本刊记者 王小燕 周国良

    当TCL正在为对阿尔卡特手机业务的并购烦恼不已的时候,上海贝尔则对于与阿尔卡特的股权转让津津乐道。难怪他们自豪,股份转让三年半以来,合资公司不仅每年产生的70多项专利都属于中国所有,而且公司产生利润的50%也属于国资委。仅2005年11月与澳大利亚Telstra23亿美元的订单一项,就为中国带来了相当可观的利税收入。通过合资既获得了技术又获得了效益,这在殷切期待用“市场换技术”却大多陷于尴尬处境的中国产业界来说,是殊为罕见为……也是值得我们关注与借鉴的。

从“同场操戈”到“同舟共济”

    上海贝尔与阿尔卡特的渊源由来已久。

    1984年,上海贝尔作为中国通信业的第一家合资企业宣告成立,股东架构为中国邮电工业总公司占股份60%,比利时贝尔公司占32%,比利时王国合作发展基金会占8%。后来,比利时贝尔被阿尔卡特兼并,其32%的股份也随之转移,阿尔卡特也正式成为了上海贝尔的股东。只是,由于是中方控股、中方决策。在18年间,上海贝尔一直被看作是中国国有企业。

    起初,上海贝尔引进的是S12程控交换机技术,这项固定通信网络的数字程控交换机技术在当时绝对是业内领先的,并在2001年时占有了全国固话交换机总容量的1/3。

    但是,经历18年发展的整个电信市场,早已不再是固网“一网吃遍天”的时代。移动网络、专网……新技术日新月异,当中国土壤中崛起的电信新贵华为、中兴跃马扬鞭之时,仅凭一项利润率不断下滑的固网交换机技术,上海贝尔已经显得力不从心。尽管每年都在研发上投入数亿元资金,但研发成果所带来的效益远低于预期……

    而合资案的另一主角——阿尔卡特,此时也正在经历由于行业变化而引起的阵痛。

    拥有超过百年历史的阿尔卡特,曾经一度大而无当,从电力、运输到造船、酿酒无所不做。但在上世纪90年代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如此长的产品线很难保证各项业务都取得理想业绩。于是在新任董事长谢瑞克的推动下,阿尔卡特从1996年开始回归专业化道路,只在通信领域内进行业务的全面拓展,业务范围上至天上的卫星,下至海底的光缆,当然少不了地面上的各种网络。与诺基亚、爱立信等行业内的竞争对手相比,阿尔卡特在很多领域都居于领先地位,仍是世界第一大电信基础设施供应商。

    然而,21世纪初,随着全球电信市场陷入低迷,阿尔卡特也受到了很大影响,业绩、股价都出现了下滑甚至亏损。他们开始把关注重点放在了市场迅速成长的中国。2000年1月,阿尔卡特亚太区总部在上海成立。这是第一家将亚太区总部设在中国的跨国公司,阿尔卡特对中国市场的重视可见一斑。但是,阿尔卡特在中国的销售能力和市场关系都比较薄弱,依靠自己的力量很难在短期内获得突破。

    这时,急需突破僵局的上海贝尔想要得到阿尔卡特全球领先的技术产品资源和研发能力以及国际销售网络,阿尔卡特则看中了上海贝尔在中国强大的生产能力和销售团队,以及与中国政府和用户的良好关系。

    双方一拍即合,决定亲上加亲。

    2002年5月28日,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公司正式成立,阿尔卡特在买断了比利时政府拥有的那8%股份后,又从中方股东手中收购了10%加1股的股份,从而以50%加1股的股权,成为了新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中方拥有剩余的50%股份(总股份为100%加1股)。此次股改不涉及阿尔卡特的卫星和海底光缆业务。 新公司仍然由中方出任董事长,法方任命总裁。值得提到的是,新公司虽然由阿尔卡特控股,但是仍然属于中国国资委下属的196家大型企业之一,接受阿尔卡特与国资委的双重领导。

“黄金一股”的黄金价值

    可别小看了阿尔卡特拥有的这多出来的“黄金1股”。虽然面值也就是1元人民币,但是因为多了这一股,阿尔卡特得以将新公司的营业收入计入在欧洲上市的集团财报;因为少了这一股,上海贝尔得以使阿尔卡特同意:在中国设立研发中心作为其亚太研发中心,对新公司开放其除卫星和海底光缆外的全球技术库,在新公司所获专利全部归新公司所有,并在中国注册。

    这对于双方来说都是第一次。


(上海贝尔阿尔卡特董事长袁欣)

    在此之前,中国通信企业还没有被外资控股的先例。而阿尔卡特以往的原则是只向自己100%控股的全资子公司开放全球技术库。阿尔卡特内部从上市公司角度撰写的研究报告更提出过疑问:只拥有50%加1股的股份,怎么敢把那么多专利放在中国?

    其实,阿尔卡特为了这一股的破例,对于许多跨国公司而言都是可以理解的:中国市场,实在是一个输不起的必争之地!更何况,目前中国电信市场的竞争已经完全国际化,全球所有的大型电信企业都已经进入中国,所有有潜力的新兴公司也在不断地进入。世界一流的阿尔卡特此前在中国的发展却落在了许多竞争对手之后,如果这次再不抓住机会,更待何时?

    而上海贝尔用这一股所换来的,就更为可观。

    商务部对于合资企业协议的标准文本中有一个技术转让章节(TOT)。一般情况下没有这个章节,合资企业就得不到批准。根据这个规定:技术转让时,转让内容只涵盖经过政府主管部门批准的部分,再多一点东西都要重新经过转让谈判,过程冗长麻烦,而且中方需要追加大量投入。股改前的上海贝尔就深深体会到这一过程的艰难。但是这次股改的协议中没有TOT,代之的是技术总协议(GTA)。用上海贝尔阿尔卡特高级执行副总裁徐智群的话说:“阿尔卡特昨天、今天、明天的技术,完全对新公司开放,双方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所有产品都在一个大家庭里共享,再不用每做一件事都进行技术谈判。”商务部对此表示:这个模式以前没见过,但这是一个好的模式。

    而新公司产生的发明专利都留在中国,更是“市场换技术”、“股权换技术”的真正诉求所在。技术转移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技术的本地化,而知识产权的归属则是本地化的关键标志。知识产权在中国,集团其它公司或客户使用时产生的经济效益就归属于中国,税收也交给中国政府。

    阿尔卡特最引以为自豪的就是技术的底蕴、积累和能力,它在世界各地的众多子公司,产生的专利都不属于子公司,而是归集团所有。这样,如果有一天子公司被剥离或破产,总公司的知识产权不至于被破坏。而拿到知识产权的所有权,对于手中没有控股权的中方来说,除了经济效益和税收上的好处之外,万一出现清算的一天,也会占有相当的主动权。

    全程参与股权谈判的公司董事长袁欣表示:新公司成立本身就是在更高层面上继承和发扬了上海贝尔“以创新追求一流”的精神。上海贝尔阿尔卡特要走出一条国际资源和本土优势相结合的成功发展之路,成为股东、客户、员工满意的好企业,以及具有国际竞争优势的骨干企业。

中国才华+国际管理

    新成立的上海贝尔阿尔卡特产品种类,得到了极大丰富,由传统的交换设备,扩展到移动、数据、终端、传输、接入等多个品种,涉及到了电信领域的各方各面。但是,这并不等于新公司就拥有了自己的研发能力。对于中国研发人员的能力,阿尔卡特的欧美同事颇多怀疑之声,认为他们能力不行、外语不行……国内也有观点认为:引入好的产品,通过好的网络销售出去,新公司就已经有了足够的威慑力。但如果没有研发,上海贝尔岂不又一次成为跨国企业的生产基地和加工厂?

    负责企业发展战略与研发工作的徐智群,对自己团队的能力、才华和情商都有高度自信:“中国人的能力并不低,接受技术、掌握技术绝对没问题。所以美国硅谷对于IC有一个解释:India,China。”

    而中国在研发上的成本优势更为明显。徐智群介绍:“把整个项目计算进去,我们人均研发成本相当于欧洲的1/4、美国的1/5~1/6。这是直接成本优势,还有很多间接成本优势:我们的人比较吃苦耐劳,老外到了休假时间天塌下来也要去休假,我们的人在市场紧急时可以通宵工作,春节不休假都是经常有的事。并不是我们强迫他们这样做,而是在市场竞争激烈的情况下,我们更有灵活度和弹性。”这也是很多跨国公司逐步把研发转移到中国和印度的主要原因。

    但是中国研发人员也有自己的缺点:个人能力都非常强,但是团队合作较为薄弱;意识相对落后,比如对知识产权的重视;纪律较为松散,你有你的做法,我有我的一套。“这些都是因为我们中国人过去长期封闭造成的差距。”徐智群认为:这些问题的解决,需要从组织、体制、机制上下功夫。

    于是,上海贝尔阿尔卡特总裁狄加的作用就凸显了出来。

    狄加曾先后担任阿尔卡特欧洲和南方区执行副总裁,他除了把阿尔卡特相关的流程,如:供应商流程、研发流程移植到上海以外,也注意根据中国人的特点进行一些“特色管理”。例如:在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厂房内的看板上,就有“大家应该有勇气指出错误”一类的口号,而这在欧洲是没有的。“在欧洲,如果一旦出现什么问题的话会马上将问题往上报。但我发现在中国碰到这样的情况,无论同事的问题也好,自己的问题也好,一般来说都不会往上报,而是在同级之间隐瞒。我想这不是一个很好的现象。如果问题出现了,而你不解决这个问题,问题可能变得更大。所以,为了做好这方面的工作,我极力推动大家加强横向沟通,沟通好才能有效地解决。”狄加还表示:在横向沟通中更多强调从正面去引导,及早把问题解决。如果越拖越严重,而给用户带来严重的影响,甚至给公司带来巨大的损失,那么隐瞒不报的人就应该承担相关的后果。

    与此同时,新公司也尽量避免阿尔卡特身上的大企业病。作为总裁的狄加在经营管理上就得到了充分的授权:“在整个阿尔卡特集团内部,我们有很多的规章制度和好的管理流程,但是,作为上海贝尔阿尔卡特,从我个人来说,我是完全可以说了算的。这也是董事会的管理体制,董事会对我特别授权,我也向董事会汇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有自主的决策权,比起阿尔卡特百分之百控股的企业的决策权要大一些。当然,如果我做得不好的话,他们也可以随时把我给撤换掉。” 而董事会对他的要求就是:更多地自主创新,更灵活地提高效率,更进一步提高用户满意度。

    阿尔卡特方面并没有食言。


(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副总徐智群)

    为了培养新公司的研发能力,阿尔卡特给予了很多优惠支持,前三年每年将销售额的8%百分之百无条件地返还给上海贝尔阿尔卡特作为研发经费;2002年6月,公司成立了国内首个开放式、端到端的3G网络应用中心;2003年2月在成都成立了光通信研发中心;2005年4月在上海成立了阿尔卡特亚太区IPTV方案研究中心……去年8月18日,狄加在成都宣布将在成都成立一家年投资3亿元的研发中心,该中心将致力于移动通信技术和解决方案的研发。至此,上海贝尔阿尔卡特的研发团队已经超过2000人,占公司员工总数的1/3。